潞華

【错误】二十九

  明诚当然足够心狠,为国家大业,除了明台他谁不能牺牲?可是......

  “放了她,我比她更有价值。”明诚说罢,将手中的枪扔到了一边。朱徽茵既然有了“明台的骨肉”,那么他便不可能对她置之不理,这不是他的性格,也不是他明诚能做得出来的事。

  果然,藤田芳政只是愣了一小会儿,便哈哈大笑了起来。“好!那么阿诚先生,请吧。放心,我藤田芳政还是言而有信的,这位明家未来的三少奶奶,我绝不会对她做什么的。”明诚不发一语,任由几个日本兵大步上前摁住他的臂膀,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他的脑袋,他毫不怀疑,只要他有一丁点儿异动,火热的子弹一定会将他打成个筛子。

  朱徽茵的脸似已接近青白,仔细看去,像是濒死一般。明诚心下不忍,忙提醒藤田芳政该遵守承诺放人了。“我已经束手就擒,依照约定,你该放她走了。一个弱质女流,你还当她能掀起什么大风浪不成?”藤田芳政的视线在两人之间转了又转,终于还是点了点头。“放人吧。”

  朱徽茵被推了个踉跄,勉强站稳了身子,脸上带着明显的焦急之色。“阿诚先生!”明诚皱了皱眉看她:“走。”朱徽茵还想说些什么,几个日本兵却在不耐烦了的藤田芳政指示下举起了枪。“藤田芳政!”明诚喝道。“阿诚先生大可放心,我只是想把这个女人赶走罢了,不会杀她的。”藤田芳政似得意地勾起了嘴角......


  

“砰”的一声枪响,再接下来的就是密集不断的轰鸣声了。明诚在擒住他的日本兵倒地的那一刹那下蹲并夺了枪,以一种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速将枪口抵在了藤田芳政的脑袋上。

  这场战争,还没开始就已经落下帷幕。明诚眼睛眨也不眨地看向那道挺拔的身影——那是他的小少爷,他今生唯一的执念——他,还是来了。

  藤田芳政显然没有想到过这样的结果,一时间失了先机,想再翻身也难了。“你们!你们居然......”“我们怎么样?”明台嗤笑一声,带着明诚并不熟悉的冷酷。他没有再继续废话下去的打算了,直接抬手给了藤田芳政一枪,也没管被溅了一身血红的明诚,明显是在赌气的样子像极了小时候因为抢不到他手中的糖果而闷自生气的小少爷。

  “明台......”“别跟我说话!”

评论(2)
热度(19)

© 潞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