潞華

【错误】二十七

  “真是不好意思了啊,藤田长官,很抱歉阿诚兄弟不能和你一起走了。”怕是任谁都没有想到,这个时候到来的竟会是梁仲春!就连明诚本人,在看到突然出现在火车站内的,带着76号大队人马前来的梁仲春,也是一脸诧异。

  “梁仲春......你背叛我?!”首先反应过来的自然是藤田芳政那老匹夫了,只见他迅速地调转了枪口,愤怒无比地说道:“我说明诚怎么在这么严密的监视之下还能逃出生天呢,原来是你在搞鬼!”“背叛?”梁仲春呵呵地笑了,仿佛是听到了一个极好笑的笑话般:“我想藤田长官该不是忘了吧?76号特务委员会只是新政府底下的一个办事机构,和你们日本特高课,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联系。”

  这一番话,明显是把76号以及新政府和日本特高课的关系给摘了个干净啊......明诚勾了勾嘴角,向日本人那边望去——藤田芳政果然是被气得够呛,不过他也掀不起什么大风浪了:一个被断了“手足”的大将,再怎么威猛,也只能够止步于此了。“藤田长官,你的末日已经到了,只是不愿承认,改变不了现状的。”明诚似嘲又讽地说道。

  “这么说来,你们果然是背叛了皇军?”这个时候,本已双目微红的藤田芳政居然问出了这么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明诚不由提高了警惕。只见他忽然哈哈的大笑了,笑着笑着就显出几分诡异来:“你现在一定很奇怪吧,想着为什么我一个失败者,一个即将命丧于此的鹰犬,居然还能笑得如此开怀。”他抬起头,苍茫夜色也已掩不住他眼底的疯狂。

  他还有后招!几乎是下一秒,明诚便想到了这一关节。都到了这个时候了,还有什么能逼自己这边就范呢?明诚惊恐异常地举起了枪,声音竟微微颤抖着:“你对我的家人做了什么?!”如果是明台,他还能勉强放心——毕竟“毒蝎”之名,不是随随便便就能给他拿来玩儿的;可如果是......

  身穿日军服饰的两个青年男人将一个还在昏迷中的女人抬了上来,明诚的心也随着女子的出现高高紧悬着,直到看清她的脸......“朱徽茵?”怎么会是她?!藤田芳政怎么会抓了她的?明明......“代号是‘夜莺’......呵呵,你们还真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啊。若不是汪曼春的死讯传来了之后重新调查相关嫌疑人,恐怕直到最后,我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吧。”

  藤田芳政冷笑着,抬手卸了女子一条胳膊,生生把昏迷中的女子给痛醒了过来。朱徽茵额上冒着冷汗,眼神从迷茫到坚定的过程不过三秒,看来她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现在的处境。

  救,还是不救?明诚脸色泛黑,一时间没了动作。

评论
热度(18)

© 潞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