潞華

【错误】二十四

  “大姐没事了......”明诚松了一口气跌坐回椅子上,“我早说过了要相信明台他们。”“我没有不相信他......罢了,既然大姐安全了,组织上也该安排我转移了对吗?”黎叔点了点头:“你准备一下吧,这几天的时间我们会安排好,然后你坐着火车,护送车里的物资前往延安。”

  一辈子带着多重身份过活也不容易,明家人,能脱离一个是一个吧。明诚这次冒充“毒蝎”假死于人前,正好也为他脱离军统制造了一个很好的机会,明楼当然不会放过。大哥他......会对明台很好很好的,对吧?明诚礼貌地同黎叔道过谢,然后又回了阁楼上的小房间,因着大姐的事明台破天荒的没有过来,想想今后怕是再也见不到了......终究还是自作自受。

  修长的十指抚上床头褪了颜色的拨浪鼓,本来是黎叔珍而重之收藏的,同那张照片一起,那是明台在这个家中唯二留下的痕迹了。结果在他发现了这个秘密的第二天早上,床头多了一个小小的拨浪鼓;黎叔是个聪明人,想必是看出了什么,出于对儿子救命恩人的感激,这才让他留了个念想。

  明诚还记得,自己刚被领进明家的时候,小小的孩童站在楼梯顶端看着他,或者说是在看着他被大哥牵住的手,懵懵懂懂的样子,小手还抓着一个漂亮的拨浪鼓,在大姐开口说自己从今往后便是明家人,让他同自己打招呼的时候,那孩子抬起一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小声地叫了一句:“阿诚哥哥好......”然后似是不舍又大方地将手中的拨浪鼓举到他面前。

  不甚熟悉的纹路,好似还能感觉到小家伙的温度一样。当时的明诚当然没敢要小少爷的玩具,只是怯怯地说了声谢谢,然后注意到小家伙松了口气的表情,在很久以后都伴随着明诚成长。想起第一次看到小少爷犯了事,大哥大姐问起时,小家伙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自己鬼使神差地就这么站出来背下了这个黑锅——虽然次数多了之后大哥大姐就再也不吃这一套了——看到小少爷一瞬间明亮的眼神,好似什么代价都值得付出了。

  明明喜欢上那小家伙只消一瞬间的功夫,自己却蹉跎了那么久,还是眼睁睁看着他投入别人的环抱后才反应过来。他真的喜欢大哥吗?在多年以后,明诚终于第一次考虑起了这个问题:明楼是救他逃出苦海的恩人,是第一个给予他温暖的人,他感激明楼再造之恩,心甘情愿地跟随他为救国大业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那么明台呢?他对于自己是什么?

 倚着半掩的窗户,明诚指间携了淡淡星火,烟雾一点点缭绕,看不清他的面色。明台之于明诚,是永远无法割舍的,是生命、是灵魂、是信仰;十几年如一日的宠爱,他下意识地一直跟随着明楼,将他们的小弟留在身后,殷殷切切地希望他好,将所有黑暗留给自己就够。并肩作战着的感觉与盲目的倾慕敬仰混杂,形成一份晦暗不明的情感,说不清也道不明。他以为那便是爱情了,卑微而又隐忍;直到那个烈火一般明亮却又极易灼伤他人的身影闯入了心扉,明亮的生命告知了他爱情的颜色。

  一切都过去了,没有什么会是一成不变的。暮色一点一点地被暗夜吞没,而黎明总会到来。

评论(2)
热度(18)

© 潞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