潞華

【错误】十七

  明诚的擅自行动虽然将王天风自诩完美无缺的计划给豁开了一个口子,用自己的半条命将他们最爱的小少爷给抢了回来,可是,这同时也意味着“死间计划”出现了一个很大的漏洞,以死离间怕是做不到了,那么他们也就只能换一种方法让汪曼春和藤田芳政踏入这个陷阱了。

  明楼这些日子在新政府办公厅和在家里的日子都好过不到哪儿去,一面是怀疑日渐加深的敌人不断试探揣测,一面是大姐得知阿诚身为抗日战线的一份子,因为他这个当大哥的见死不救才会落得个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为此对他颇有怨言。若不是家里还有个明台暂时挡一挡大姐的怒火,怕是明长官得好长一段时间无法出现在办公室里了吧。

  而明台......自明诚清醒过来,明台的出行几乎已经成了日常,若是有哪一天不出去了,准是阿诚那小子又说了什么惹他生气了——当然,这气来的快去的也快,最多也就是个大半天,他又拎一袋补品找阿诚去了。想到这里,明楼的眼神黯了几分,却不过也只是一瞬间的事儿。毕竟现在还不是他们儿女情长的时候啊,坐在他这个位置上,无时无刻不是如履薄冰,哪里还有这闲工夫去吃醋什么的——更何况,他很清楚明诚于明台的意义。

  也不知道看了多久的文件,汪曼春娇嗔的声音终于将他唤回了神儿。明楼定了定心神,微笑道:“曼春啊,今天怎么有空来找我?”“我想来便来了呗,莫不是师哥不欢迎?”“怎么会呢。”明楼起身道:“汪大处长日理万机,还记得我这小小的经济司司长,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汪曼春娇笑了两声:“师哥的嘴真是越来越甜了呀,看了这些甜言蜜语日常可没少和明台说是吗。”

  明楼兀地脸色一变,语气也瞬间急了起来:“你胡说八道些什么!我......”“师哥你急什么呀。”汪曼春走近他抬手给他整了整领子,“我又没说什么,要是你们真没什么事儿的话,你又何必着急上火呢?”“......是明诚和你说的。”明楼看了她许久,笃定地说道。“阿诚?你是说那只‘毒蝎’么?他告诉我什么了?他能告诉我什么?他被拔去指甲的时候都还一句话没说呢,我这怎么会知道他要告诉我什么呀。”

  明楼始终沉默着,那模样真心让汪曼春一阵火大:“明楼!你恶不恶心?!你居然连自己的弟弟都不放过!你......你简直不要脸!”明楼还是没有反应,仍沉着一张脸看她,无形的压迫从他的身体里透出,一如她最初爱上的那个沉默而强大的少年;只不过那个时候,少年最终并未为她撑起一片天空,而万万没想到的便是,到了今日,她还是爱他的时候,他却为他最亲爱的弟弟撑起了一片广袤天地。

  “明楼,你会后悔的!”汪曼春没有再纠缠,那么多年了,她早就不是那个天真烂漫的小女孩了,她也不会再为了见爱人一面而在大雨中跪着苦苦哀求——不,那已经不是她的爱人了。

评论(2)
热度(20)

© 潞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