潞華

【论霸道总裁的正确打开方式】终

  诶?!二柱子眨了眨眼睛,呆呆地看着泛黄的天花板,许久许久才反应过来:这是他和爷爷的小窝诶!是爷爷接他回家了吗?!哈哈,他就知道爷爷一定舍不得离开他太久的!这不,这就接了他回家啦!
  二柱子傻笑了好一会儿,猛地就从床上跳了下来想要去找爷爷;才刚迈出了几步,手才刚刚搭上门把手呢,二柱子恍然想起了还有一个应该和他一起的好人。他瘪了瘪嘴似是在疑惑,为什么那个又好看又对他好好的好人不在这里呢?爷爷一定会很开心看到他的。
  他赤着脚便开了门跑出去,没有看到爷爷——哦,爷爷一定是死要面子啦所以等着他去认错呢,谁让他就这样跟别人走了呢——可是,可是他是好人啊……二柱子委屈地想道,好人会在黑暗中紧紧地抱着自己,拍着自己的背说“别害怕”;好人会给他“做”好多好吃的,结果他自己都“舍不得”吃;好人他……
  老旧的大门被外力重击,终于是承受不住“砰”地倒在地上,扬起一片沙尘。二柱子揉了揉眼睛,被沙子膈得生疼的双目止不住地流泪。
  “哟,傻子怎么又回来了?”流里流气的嗓音从一片沙尘中传来,二柱子听得出来,那些是一直想抢占他和爷爷房子的坏人!“你们,你们快走开!走开!”二柱子涨红了脸,大幅度地向他们挥着手想将他们赶走。那几个地痞无赖哈哈地笑了。
  “哎哟喂!小傻子怎么的?傍上个好人家就硬气起来了是吧?反正你也是跟着人家去做那什么兔儿爷去了,你这房子,也就给咱兄弟几个得了。”“坏人!不给!”二柱子虽然听不懂兔儿爷是什么意思,可并不代表他不懂得这些人是来干什么的,以前还会有几个乡亲来阻止这些人,可是现在……
  二柱子的身体在颤抖,但他也知道这个时候不能让步——这是爷爷的房子!爷爷只是生他的气了才不见他,自己绝对不能让爷爷唯一的落脚之处被这些坏人抢走!这样想着,二柱子一把抄起墙边的扫帚喊道:“走!坏人走!”“嘿!还敬酒不吃吃罚酒了嘿!”
  地痞们年轻力壮,又和人打斗惯了的,二柱子空有一身力气,却谨记着爷爷说的“不准伤害别人”,哪里会是他们的对手,不过两三下就被打倒在地,扫帚什么的也被扔在了一边。二柱子清秀干净的脸上挨了几拳,挂了彩;其中一个地痞好奇地扯着他的头发将他拉近了过来,“嘿大哥!这小子张得还不错呀,怪不得那大老板喜欢这个调调儿呢!”
  “管他好不好看呢!赶紧把他给我扔出去!”地痞头子啐了一声,三两个人就想直接把人拖到门外去。

  拳拳到肉的几声重击,然后便是重物落地的声音。二柱子泪眼汪汪地抬头望去,“小傻子,你没事儿吧?”陈亦度焦急地声音在他耳边响起,然后便是那个一如既往温暖的怀抱,将他牢牢地护在怀里,无比地让他感到心安。下意识地,二柱子回抱了他。
  陈亦度长舒了一口气,眼神凌厉直指那几个地痞无赖。“滚。”对于这些人渣败类,陈大总裁向来的态度都是无视之的;可是谁让他们伤了小傻子呢,“人呢!都死哪儿去了?!”
  随着陈大总裁一声厉喝,门外乌泱泱地冲进来一群黑衣保镖,三下五除二地就将几人制服了。“送他们去警局。”陈亦度一把将二柱子打横抱起,进了里屋,他的小傻子伤得那么厉害,光是将他们送去警局也真的太便宜他们了!“唔……”二柱子不自觉扭了扭身子。
  “怎么了?是不是疼?”“不……不疼……”二柱子将手环过了陈亦度的脖颈,就自己整个人都交给了抱着自己的这个人。陈亦度感受到了二柱子的依赖,刹时间整颗心都软成一滩水了,“乖,我带你回去上药。”“嗯。”二柱子乖乖巧巧地应了一声。
  微薄曦光洒在二人交叠的背影上,出乎意料的和谐。

评论(9)
热度(39)
  1. 唯有时光忆年少潞華 转载了此文字

© 潞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