潞華

【论霸道总裁的正确打开方式】上

  来自一位亲的(其实还挺丧(hao)病(wan)的脑洞)@  
  原谅我其实只知道二柱子是傻子,一度是总裁……    
  下基层考察,本就是一位合格的领导人该做的事;然而对于陈亦度来说,这次的下乡本就是被人给坑了的,更别提会有什么好心情了。可是本着既然办了事就要办好了的原则,这一天他特意起了个大早,然后开着他的宝贝座驾就这么上了路。
  可是谁会想到,一个人要真倒霉起来,果然是连老天爷都会和他作对的。先是这接连下了好几天的大雨让小路变得泥泞不堪,把他刚洗好的爱车变成了一头灰头土脸的大笨熊;然后就是这车子底盘太低,在这种小路上真是举步维艰;最最最倒霉的就是!他丫的走到最难走的一段路时,丫熄火了而且再没打起来!
  “##%%!”陈亦度狠狠地一拳锤在方向盘上,差点儿没破口大骂。明知道会被坑,当初还和他们打什么赌啊!陈亦度在心底默默地给几人记上了一笔。
   远在DU集团大楼里的几位人精齐刷刷地打了个大喷嚏,然后心知肚明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嘿嘿地笑了。

  陈亦度最后是搭上了过路人的小三轮才到的村子,至于他等了多久还有那个过程嘛……看陈大总裁这一路吐得面色青白、双腿打颤的样子就知道了。
“年轻人,你这个身体不行啊,才坐了这么一下子就吐成这个样子哟!还把我的车子都搞脏了咧!你看看你看看,这儿还有这儿……”“呕……闭,闭嘴!”陈亦度又吐出了一点儿苦水,心有余而力不足地呵斥一声。该死的!如果不是自己在原地等了太久,实在是没了耐心和办法,手机又没信号,鬼才会坐他的车!
  从钱包里抽出几张毛爷爷砸了过去,“我需要一个能住人的地方。”这种鬼地方是不可能有酒店了,但总不可能连个招待所或者民宿都没有吧?
  谁知那人笑呵呵地点了钱收进了裤袋里,忽然便收起了笑容道:“俺们村儿小,么有这么高级的东西。”(请自行切换方言2333)陈亦度的脸色不由难看了起来。那人估计也看懂了陈亦度的臭脸,忽然又转了话锋道:“不过俺们村儿里呐还有一个地方能住人,只不过那家的主人现在是个傻子,你要是愿意住,俺这就带你过去。”傻子?陈亦度只迟疑了一秒便点了头,只要那个傻子能安安分分地别惹到他,就住个几天而已也不会出什么大事儿的。
  这样想法儿的陈亦度很快就跟上了那人的脚步随他去往自己的临时住所。

  傻子,确实是个傻子,不过是个很好看了傻子。好不容易洗了个热水澡换了身干净衣服,坐在暗黄的灯光下同一个年轻男子大眼儿瞪小眼儿的陈大总裁这样想道。
  男子看上去不过二十来岁的样子,一双桃花眼生得漂亮极了,好似会说话一样特别的勾人魂,饶是阅遍了美人儿的陈大总裁也不得不感叹一句:这般好的皮囊生在一个傻子身上,当真是可惜了啊。
  “你刚刚说你叫什么名字?”陈亦度忽然开口问道,不过就是个傻子嘛,既然挑起了他的兴趣,不随意逗逗怎么行呢。“俺,俺爷爷管俺叫,叫二柱子。”哟,这傻子还能回答问题呢?看来也不怎么傻嘛。陈亦度饶有兴趣地挑了挑眉,“你叫二柱子?也真难听,不如我帮你换一个吧。”“不!不行!”
  没想到二柱子忽然便激动地站了起来,猛然拔高的身形让陈大总裁意识到了一个很严肃的问题——这个傻子,他居然比自己还要高!
  颜好身材好,就连声音都是他喜欢的调调,除了脑子有些问题,倒真是个很好的炮/友人选呢。陈亦度内心感叹着,可惜啊,他好歹也是个有原则的人,那什么善心也还是有一点的,而且一个傻子……呵,他还丢不起这个人。
  于是陈大总裁极其潇洒地转身回房睡觉去了,徒留一个傻乎乎的青年在原地眨巴眨巴眼,似乎连嘴角都撇了下来。原来……这个人是不喜欢自己的吗?

  陈亦度在这个地方已经呆了有两天了,而他本身计划的行程也就是三天两夜,集团内部还有一大堆事情等着他去处理呢,也是时候该回去了。陈亦度叹了口气,又去和几位老乡商量起了送他出去的事情。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明明同住在一个屋檐下,那个房子在陈大总裁眼中又是小的可怜,可是不管他每天再怎么准时的在饭点堵人,却总是见不到那个小傻子的身影。就好像……就好像他是故意在躲着自己一样!
  嘿这臭小子!他有说要把他怎么样了吗?干嘛整天躲着他就连吃饭的时候都不见人影儿!陈大总裁面对这种情况怎么还能坐得住,直接洒了把银子就让人把那小子给抓了回来。
  看着小傻子面上似委屈又惶恐的表情,陈亦度笑了。

评论(23)
热度(57)
  1. 唯有时光忆年少潞華 转载了此文字

© 潞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