潞華

荒年遗梦

  “因为有的对的梅长苏,才会有对的靖王;有了对的靖王,对的梅长苏在是真正有意义的……他们两个,本来就是不可分割的,独立却又不独立的个体。”
  而我们,在这大千世界相遇了、相识了、相知了,也只是演绎了别人的人生。最终不过是大梦一场,梦醒之后,你还是你,我还是我。

  王凯从来就很相信“姻缘天注定”这一说,他一直认为,自己总有一天能够找到一个知心的、趣味相投的、甚至是可以一见倾心的女孩儿。可是他找到了,却发现老天爷还是挺会和他开玩笑的——那位符合他一切择偶标准的,甚至是当时只在片场远远地看了他一眼的时候就动了心的,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男人!
  胡歌是一个非常优秀且敬业的演员,这是业内人士公认的,王凯自然是不能例外。他确实很好,不能再好了,出于一个狮子座的独占欲,王凯有多么想让他只属于自己一个人,就有多么害怕敏感的处女座会看穿一切——那些他小心翼翼隐藏在心底的,至少在现在还不容于国土的强烈情感。虽然胡歌不是没有被男人追求过,可他是个直男,毋庸置疑。
  不是没有想过要不要忘却,只是才到心头,不舍就如同丝线般细细密密地将自己的心房缠绕——那个只一眼就认定一生的人,他偷偷摸摸“认定”了人家作为灵魂伴侣的人,他从未如此迫切地想要同他站在一起的、他前半生最想要爱的人啊,他无法就这样放弃……
  于是乎在现场之外的对戏愈发艰难了。当时接过《琅琊榜》的剧本时,他就隐隐约约觉着里边儿对萧景琰和梅长苏的情感描写是怎么看怎么不对劲儿。本来还以为可能是制片方打算跟随一把“时代的潮流”,打算在戏里卖卖腐给增加一些人气,结果把原著一翻——得嘞!那赤果果的情感流露真是让人没眼看!也是够为难编剧们了,他们已经强行给女主加了那么多戏份,可估计播出之后还是没人会相信那位霓凰郡主就是女主吧?
  不过剧本都已经接了,更何况还是一个这么对他胃口的剧本,他是怎么也做不到推掉的。于是他也就只能祈祷了:希望他的“梅长苏”至少是一个靠谱的人,不然这么好的本子,若是给拍烂了,他都能心疼个好半天!
幸好,那个成就了靖王的、也成就了王凯的,对的梅长苏出现了。是胡歌,是他一直都很欣赏的演员胡歌,是让他咬着牙在娱乐圈坚持了下来的胡歌。
  不是第一次看到他了,不过是第一次在现实中见到真人而已——就在离他那么近的地方,以梅长苏的方式同他行了一礼。他几乎是下意识地还了礼,结果还被导演们给取笑了好一阵儿,不过当时王凯并未觉得有什么不对,仿佛这就该是他们见面的方式,是梅长苏与萧景琰见面的方式:他们,都入了戏。
  自始至终他都觉得萧景琰是爱着梅长苏的,所以王凯爱上了胡歌也没什么不对。
  王凯的专业一度受到了众人的好评,其中胡歌的认可却是让他最激动的,似乎萧景琰那头倔牛偶得苏先生夸赞时,也该是同样的心情。这是当然的嘛,爱一个人本来就应该这样的。于是经常以“讨论剧情”为借口的王凯时常都是与胡歌腻在一起的,好似是要培养感情一般,所以平日里大家看到他们窝在一起的时候,非但没有大惊小怪,还会夸一句“真是敬业”。
  随着剧情一点点推进,他们的也关系日益亲密了;到了后来,胡歌专门地还只捉弄王凯一人已经成了家常便饭,剧组里还任由着他们俩活宝一天到晚活跃气氛,而所谓的“护苏宝”们还大力支持胡歌这样幼稚的举动,就像是……就像是他们认可了没脑子的萧景琰一样。

  最后的是那场生离死别的戏,然后终于杀青,他惶惶然着,仿佛忽然间就是要分离了。蓦然回首,原来只有他一人出不了戏。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他终于明白了萧景琰为什么没有留下他爱的人,不是分量不够,比不上家国天下;不过是梅长苏置身局外看得太清太全,不管爱或不爱,他都是不能留下的。所以他奔赴北境,惟愿以林殊的身份死去。那么胡歌呢?他这么聪明,自然是看得懂“萧景琰”眼中的的炽热情意;他该庆幸的,因为萧景琰爱着梅长苏,所以胡歌并不意外在“萧景琰”眼里看到这些。幸好他没有当真,他没有真的以为王凯爱上了胡歌。
  真好,这样真好,至少他还能以朋友的身份,和他一起慢慢老去。
  王凯将那一丁点儿的失落埋在了心底的不知哪一个角落,直到接到《伪装者》的剧本,知道完全是《琅琊榜》原班人马共同上演,那一丁点儿不安分就如同枝芽吸足了养分,长成了参天大树——唔,会吃人的那种。
明目张胆、肆无忌惮宠爱着小少爷的阿诚,可以说是他最喜欢的一个角色;虽然结局又是一个生离死别不得善终,可他还是忍不住想要给那人更多的爱。或许是潜意识里破罐破摔了吧,反正在这部戏里,王凯的感情问题几乎是众人皆知了,就连在戏里一向严肃的“大哥”和最疼弟弟的“大姐”有时都还拿他打趣来着。
  当时啊王凯还很奇怪:你们做的那么明显难道不怕胡歌生气吗?虽然他以他的教养和素质还有气度(咳咳跑题了)……不可能当众翻脸,可是不爽是肯定的吧,毕竟开玩笑归开玩笑——反正他一部戏保底一对西皮,以至于墙头遍地,也不是没拿这些说笑过——可是玩笑只能是玩笑,当不得真,一个直男又会怎么看待一个想和他啪啪啪的好兄弟呢?
  所以当胡歌对他进行“床咚”的时候,他一脸懵逼明显是没有反应过来,大脑仍是处于死机状态的他只能下意识地拽住胡歌的领口将人拉了下来,让两人的身体紧紧相贴——好吧他们确实都没穿衣服……
  “歌……歌歌……你……”“你什么你!这个时候,是个男人就该知道少说话多做事懂吗!”然后就是那肖想已久的柔软的唇与自己的贴合在一起。狮子的本能让他狠狠地反击了回去,近乎凶猛地撕咬着那人的唇瓣仿佛要将他吞吃入腹。

  所以说不过是,想,多,了!他一厢情愿地以狮子座的思维去考虑一个处女座的人会做的事,以为爱情不过是爱了就勇往直前横冲直撞,什么都可以不顾,什么都可以不要。
  萧景琰他不懂梅长苏,不过是因为被过往蒙住了双眼,顺带爱一个人的心情让水牛本来就不高的双商一降再降,看不清梅长苏的满目深情:人活在世上需要顾虑的太多太多了,身处高位的人更要懂得这一道理。梅长苏不是不爱萧景琰,只是一个没有未来的人,怎么许深爱的人一个未来?那样虚无缥缈的誓言,与其终有一天被现实打碎,还不如亲手扼杀掉这个“美梦”;为心爱之人燃尽最后一滴血守护大好河山,这是梅长苏爱萧景琰的方式。
  同理可证:胡歌爱着王凯,可是身处娱乐圈的身不由己他太清楚不过了;毁掉一个人的方法很多,让人身败名裂的也不少,可是若是牵连了家人,他们还有哪一个能逃得过?不是他出戏入戏太过简单随意,只是一切深埋心底,为所爱之人做着打算,哪怕只能一直以朋友的身份站在一起,他们也还是在一起的……

  反正说到最后他们就是在一起的就对啦!

  之前挺对不起的临时回了老家就没能按时发,好在球球代发惹(๑• . •๑)谢谢球球,辛苦你了啵啵哒~

评论(2)
热度(39)
  1. 元宵蒸橙晚会节目组潞華 转载了此文字
    凯歌 荒年遗梦

© 潞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