潞華

【错误】五

  不是回忆,而是想念

  大哥最爱巴黎小镇午后的宁静悠扬,明台最爱阿尔勒灼灼盛开的向日葵;而他,最享受的不过是一家人坐在一起,点心的香甜气息混杂着茶韵清香那静谧时光。
  旧时光里的宝典被一页页翻开了,泛黄的旧照片、被摩擦得起了毛边的信件、还有那些个依旧锃亮如新的,曾经属于“毒蝎”的军功章。他每每擦拭它们的时候,总是以为下一秒会有一个明媚的少年眼角弯弯地笑着对他说:“谢谢阿诚哥啦!”
  可是直到他只能用回忆填充自己的余生,那个人却再没有出现过——旧人不曾入梦,可是余恨难消?

  可是现在,二十七岁的阿诚只会抱着无尽的愤怒,以自己都说不明看不清的心情出现在餐桌旁。
  “明台不吃早饭了?”“他不舒服。”沉默蔓延,碗筷碰撞时不时发出的轻响反倒成了这个早晨的主乐章。
  对于明诚来说,明楼是他尊敬的、爱戴的、甚至仰慕的上司、家人;他还记得少年那温暖有力的手掌,将他带离了人间地狱,他还记得明亮的大房子里,软乎乎的幼童,他还记得他们的大姐,温柔而坚韧的笑容……
  “大哥,长官,不管是作为哪一个身份,哪怕只是一个与明台没有任何关系的普通男人,你都不应该这么做!”“我做什么,还轮不到你来置喙。”明楼只是冷静地说道,端了早餐就往明台的房间去了。“大哥!你真的想要毁了明台吗?!”
  一身傲骨的明家小少爷,这些年来一直被保护的太好的明台,繁重而残酷的训练也磨不去的他的光彩。可是他太清楚了!他们生存在这个世界,可怕的并不是各种来自身体上的打击,而是人言,是四面八方而来怎么堵也堵不掉的流言蜚语!
  断袖分桃、兄弟乱/伦,人们的这些污言秽语,不管哪一个都是足以给明小少爷致命打击的!更何况还有大姐!明家大小姐以十七岁妙龄,独力支撑明家十几年,放弃了多少?背负了多少!他们的行为无异于是予大姐这么多年来的努力狠狠地插了一刀啊!他们怎么忍心!
  明诚无法理解,一向冷静自持的长官、大哥,怎么会这般糊涂,让他们一家人陷于如此境地?过去的十几年里,他一直小心翼翼隐藏的心思、以一种残酷的方式逼迫少年走上“正途”,他还在想着抗战终有一天会胜利,只要他们好好都活着,于愿足矣……
  “大哥……放过明台好吗?”“明诚,你现在是以什么身份跟我说话呢。”明楼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甚至是冷漠,好似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能让他有一丝一毫的破绽……不,他还是有弱点的,心中有爱,他便有了弱点。“明长官,‘毒蝎’是一名足够优秀的特工,组织上培养他,不是给你当脔宠的。”
  “毒蛇”的面具终于出现些许破裂,“他是可以同我并肩与共的爱人,当然不会是什么宠物。你以为,‘毒蝎’这个代号真的只是随口一说吗?”“可他还是你的弟弟!是你救命恩人的儿子!你这样做对得起明台的母亲吗?!”“可是我做不到放手让他地狱独行!”
  明诚怔愣几秒,忽然笑了,“你说这些冠冕堂皇的话又有什么意思呢?明楼,你真虚伪,让人恶心!”
  彼时的他,并不知道爱一个人的冲动。

评论(4)
热度(36)

© 潞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