潞華

【鬼新娘】(视频配文)

  感谢 @稻场 太太的脑洞与授权,好开心(ฅ>ω<*ฅ)~

 

宁采臣发现这个男人受重伤晕倒在他栖身的河边,是在他一天之中身体最虚弱的时候。可是……他犹豫了几下,还是决心救了这个男人回去。

“哎?你醒了呀。怎么样?还是很难受吗?”石太璞艰难地收回不知游离到了哪儿去的神智,微微撑起了身子就想行个大礼给恩公道谢。“哎别!你的伤口才刚开始愈合,可别又撕开了。”宁采臣小心翼翼地察看了一下伤口的情况,发现并无大碍这才放下心来。

人往往会在完全放松下来后才会发现一些被自己刻意忽略的事情,比如此时此刻,那个被救回来的男人灼热却不伤人的目光直愣愣的聚焦在自己身上,甚至让书生许久未见血色的脸蛋都红润了几分。“你……你为什么要一直盯着我看呀……”明明是质问的语气,宁采臣的声音却小得几乎让别人认为这是小两口在调情了——虽然这里并没有别人。

“因为你好看。”外表十分冷峻的男人一开口却是明显调戏的调调,配合他此时微微勾起的嘴角,还有似坚冰融化泛着水光的眸子,成功地让纯情的小书生红成了个熟透的大虾子。“你……你胡说什么呀!我……我是男人,不……不能用好看来形容的……”宁采臣磕磕绊绊地说完了这句话,却在看到那人促狭的眼神时瞬间破功。

寒得彻骨的泪珠一滴一滴在石太璞眼前落下,这可让本想着逗一逗小书生玩儿的捉鬼师慌了神儿。“你……你别哭啊嘶!”“哎呀不是说过了不要乱动吗!快让我看看……你疼不疼?”“嘶……我,我没事儿……”石太璞伸出那只未受伤的手轻抚上小书生冰凉的脸颊,似怜惜又珍重地为他拭去泪水。“我叫石太璞,是一名捉鬼师,我想……我该是对你一见钟情了。”他好笑地看着小书生由于惊讶而圆瞪的眸子与微张的浅色唇瓣,忽然便拉近了两人的距离道:“那么你呢?你的答案是什么?”

 

自从那日石太璞表明了心迹,两人的相处总是带上了几分尴尬。不过好在宁采臣并没有明确地拒绝自己不是吗,石太璞在心底偷笑道。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对这白白嫩嫩的小书生上了心动了情,不过他相信自己和宁采臣之间还是有着天定之缘的,所以他完全走进小书生的内心只是迟与早的事。他,一,点,也,不,担,心!!!他咬着牙想道。

宁采臣这个人吗,仿佛天生就有着一股亲和力,既能轻易安抚人心,又能轻松俘获小姑娘们的春心。论一个半残废状态的捉鬼师要怎么阻止喜欢的人墙头遍地啊!在线等,挺急的!每当宁采臣外出回来都会有好几个花痴的精怪跟随着他,直到看到石太璞黑得跟块儿石头似的脸色才悻悻离去。所以从那时起,石太璞便下定决心要带人离开了。

 “你,你要带我去哪儿呀?!”小书生那点力气自然是挣不脱捉鬼师的手掌了,而那几下徒劳无功的反抗倒更像是欲拒还迎……“去了就知道了。”石太璞神秘地笑了笑,然后攥紧了掌中冰凉的指尖。此时他的伤已将养得差不多了,依小书生那点小力气要想挣脱捉鬼师的掌心还是很有难度的。“……”自知反抗无能,宁采臣也不挣扎了,反正经过这些时日的相处呢,他相信石太璞是个好人,嗯……一个好捉鬼师;而他说的喜欢也不像是假……总之他是不会伤害自己的!宁采臣笃定地想道。

结果这人居然是带自己来看了场灯会!小书生清亮的眸子倒映着暖光,为他添了几分鲜活之气。石太璞看着小书生的笑颜,嘴角不自觉也带起了弧度,“喜欢吗?”“嗯!喜欢!特别喜欢!太璞,谢谢你……”宁采臣笑得羞怯,一双桃花眼眼波流转似眉目含情。“喜欢就好还谢我干嘛,我还怕这个时候带你来看灯会唐突了你呢。”“哎?”宁采臣后知后觉地想起今日应是人间的乞巧节,世间有多少痴男怨女都是在这一天互诉衷肠……

小书生的脸不由红了个彻底。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他要再装傻也已经没什么作用了。“你……你为什么要喜欢我呀……我,我不是女孩子……”“我喜欢你,跟你是男还是女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吗?我就是喜欢你这个人,哪怕你变成了鬼我也喜欢你!”……

 

爱情这玩意儿,有的时候就是这么不讲道理。宁采臣想的再多,也挡不住石太璞的一腔热烈情意。明明与他本人的性情极不相符,可偏偏他的爱就是如同烈火一般,让那只飞蛾明知是个死局,却还是义无反顾地踏了进去。

宁采臣答应了石太璞所说的“在一起试试”。其实他也不知道他怎么就这么轻易地将自己托付给了一个男人,一个捉鬼师。明明人鬼殊途,可他就是控制不了自己,那份想同他在一起的心思,那么明显,那么热切,甚至他都没有过打算给自己留条退路。

因二人皆为男子,又无双亲,他们的婚礼也就是天地为媒日月为证。石太璞刚为一户富裕人家的小姐收了作恶的厉鬼,得的银钱全拿去置办了婚礼所需要的东西。两套喜服,一对龙凤烛,还有合卺酒。对于他来说,或许这一切并不是很重要,可是他想给小书生最好的,哪怕二人结合有违天道,他也想着至少能给他一个明媒正娶。

红烛之下,二人手执红绸对拜;饮下一杯合卺酒,他们便是此生夫妻。石太璞轻柔地为他解下腰间绸带,将早已红透了面皮的小书生搂入怀中。“别怕。”“嗯……”然后帷幔落下,徒留一室靡靡之音响彻,他们终于结为一体了。

新婚燕尔,耳鬓厮磨,这是新婚夫妻都要经历的一段时光,更何况依石太璞对宁采臣的喜爱程度,要说日日宣//淫都是有可能的。可是最近,宁采臣却苦恼地发现了自家相公仿佛一日之内便对自己生了隔阂,无论自己怎样撒娇,他也再没与自己同床共枕过。宁采臣不明白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明明是石太璞先说的喜欢,而他承诺过的白首不相离,难道就只过了一月便已丝毫不作数了吗?

 

他并不知道这一切不过是一个开端,一个他幻想得太过美好的梦境,所以当长鞭穿透他的身体时,他才会觉得一切不过幻梦一场。那是石太璞惯用的武器,他见识过这柄长鞭的威力,能够让哪怕近千年功力的恶鬼魂飞魄散,更何况是他。

宁采臣缓缓回过头,试图在那人脸上找到哪怕一丝的不忍。可是没有呢,宁采臣捂着心口苦笑着想道。“对不起……”不该欺骗你的,“我只是想……”想要真正去喜欢一个人,“是我错……”太过贪心,终究还是看不破,“我不悔……”这辈子爱上一个你……本就接近透明的身体最终在正午的阳光下消散飘零,仿佛一切只是一场幻境。而此时,梦醒了。

石太璞任由自己跌坐在地,两行清泪已潸然落下。鬼魂强留人间本就是错,人鬼殊途,他身为捉鬼师自当以身作则,与其让其他人送他走,倒不如自己亲自动手。他收回长鞭紧紧地抱在怀里,仿佛还能感受到爱人残留的气息,自欺欺人地想像着他还在自己身边。

直到凌厉的掌风掠过他的耳侧,他猛然回过神与那白衣女鬼缠斗起来。“妖孽!你好大的胆子!光天化日之下也敢来招惹捉鬼师!”“哼!什么捉鬼师!不过是一个忘恩负义的臭男人!”女鬼的招式愈发凌厉,而真正伤了石太璞的。却是她那句语焉不详的话语。“你在胡说什么?!”“我胡说?难道不是吗!宁采臣有哪里对不起你?你为什么要赶尽杀绝!”

如果到了这个时候,他还看不出这个女鬼是为了宁采臣而来,那他就真是个二傻子了。只见他面色如冰,长鞭猛地将女鬼抽出了几尺远。“我和他的事还轮不到你多嘴。我今天不想杀你,滚!”“呵,你连自己朝夕相对的爱人都能狠心杀死,难道还会这么好心放过我?”女鬼冷笑一声,“反正我已经死过一次了,再死一次又有何妨?既然宁采臣已经不在这世间,那我也没有独自存活的必要了!”

石太璞这下算是完全冷了脸色,恐怕这世间任何一个男人在听到有人要与自己的爱人同生共死时都会是这个反应吧。“你算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与他共生死!”就算是同生共死,也该是自己这个做丈夫的权利,而不是一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女鬼!“我说过今天不会杀你,可你若再纠缠不休,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本姑娘才没打算跟你客气呢!今日一战,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可惜这一场战斗终究还是没打成。燕赤霞出现的还算及时,正好在石太璞的鞭下救下了小倩一条小命。而石太璞皱着眉,对于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同行”表示了不喜。

“你是捉妖人,却也该知道人鬼殊途这一道理。”“我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如何呀?”燕赤霞将小倩护在身后,依旧是那副不着调的浪荡模样。石太璞向来看不惯这样的做派,再加上他阻止了自己诛灭女鬼,便是愈发厌恶起这人了。“既然知道,你为何还要逆天而行。”“什么叫逆天而行?我们修道之人,不每时每刻都在逆天而行吗?更何况啊,这人都有好坏之分,鬼怎么就没有好鬼了呢?” 石太璞一时无言以对

燕赤霞见状也不管他,转过身来问道:“那小子真的魂飞魄散了?”“我想这个,道长还是直接问这个薄情郎来的好!”小倩愤愤然道,眼神若能化作刀子,或许石太璞早该死他个千八百次了。可是她有什么资格来干涉自己和宁采臣的事?明明他们才是拜过天地的正经夫妻!石太璞正想要开口,却不料想从燕赤霞口中听到堪称噩耗的消息:

“百年功德毁于一旦……唉,那小子怕是再没有投胎的机会啦……”“你……你说什么?”石太璞唇音颤抖着问出这句话,整个人就像脱力一般跪倒在地。“怎么?你可不要现在才来跟我说不知道!”小倩冷哼一声道:“宁采臣本阳寿未尽,可惜被奸人所害投入河中,从此被困于河畔,不得投胎转世。阎王体恤他前世积德今生又死于非命,特许他于此积累百年功德,以此换取重入轮回道的机会。本来你被黑山老妖所伤,不该活到今日的。而他救了一命之后,已然累够了百年功德,只要他在鬼门大开那日愿入幽冥道……”

小倩说到这里,已是泣不成声。“若不是你……若不是你强留他在你身边,他怎么可能错过那次机会,要再等下一个一百年!”燕赤霞也是唉声叹气,让石太璞更加明晰小倩所言不假。就像是眼前世界全然崩塌,石太璞只觉眼前一黑,一口鲜血已从口中喷洒而出,染红了那片土地——他曾与宁采臣在此间相遇、相知、相爱,他曾许诺他白首与共……

“啊!!!!!!”泪已泣干,血不再流,石太璞整个人就像是失了魂魄一般,无力地躺倒在地。只是这一次,再不会有一个蠢蠢笨笨却又好看得要命的小书生来将他捡回去了……

见此场景,素来浪荡不羁的燕赤霞也不由红了眼眶。痛失所爱,并且还是自己亲手所杀,他相信这个以道为先的捉鬼师也不好受。“记得他的尸骨就葬在这附近,你……要去看看吗?”“我还有这个资格吗?”石太璞痴痴地笑了,“不,他会讨厌我的,他不会原谅我了……我葬送了他投胎的机会,还亲手让他再死一次,他怎么还会想看到我呢……”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呢?燕赤霞再次叹了口气。“我想,作为爱人,你还是该去看看的。总不能他不在了,你却连他的尸骨在何方都不知道吧?”

石太璞自然还是去了的。正如燕赤霞所说,他若是连自己爱人的尸骨葬在哪里都不知道,他还怎么对得起那人的一往情深。只是他没有想到,仅仅只是一块了无生息的墓碑,却也能引发他懂事后再未落下的眼泪。慧极必伤,情深不寿,他与宁采臣,真的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他亲吻着冰冷的墓碑,就像是亲吻着昔日鲜活却又冰凉的爱人。“我说过会爱你一辈子,我说过要与你携手一生,我说过要等百年之后一起走……这些都不是假的……”燕赤霞却是看出了他心存死志,连忙阻止了他意图震断全身筋脉的举动。

“他还有救!”燕赤霞用尽全力吼出的这句话就像是点燃他世界之火的最后一点星光,石太璞的眼神明亮了几分,却又在顷刻之间黯淡:“我亲眼看着他在我眼前灰飞烟灭,祖师爷传下来的武器有多大威力我最清楚,他不可能……”“我不是说这个!”燕赤霞忽然发力将石太璞拖离了墓碑,“他的尸骨还在,最后一魄……”

石太璞猛然记起师门典籍所记载:“人生有三魂七魄,死后魂魄俱全,自当入幽冥道投胎转世;若枉死之人,三魂离散,七魄不全,不得投胎;强行滞留人间者 ,灵魄依附尸身之上,三魂六魄形体重凝,神智尚全;戾气越重则魂魄愈散,厉鬼者,三魂不聚,六魄分离。”灵魄为人最重要一魄,鬼体形成后只会留存于尸身之上!

 

“你决定了吗?就算你耗费了毕生功力助他仅存灵魄投胎转世,魂魄不全,他来世也只能痴傻一生……即使这样,你也不后悔吗?”“我怎么会后悔呢。”他冁然一笑,端的是宁采臣最喜爱的温柔模样。“不管他下辈子是什么样子,我都能找到他……”然后告诉他,“我爱他……”绝不会再丢下他一人于这世间独行了……

END


评论(22)
热度(98)
  1. 唯有时光忆年少潞華 转载了此文字

© 潞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