潞華

一梦伶仃后续

 答应了你们的大肉......

英明神武的靖王殿下又一次被苏宅的人给扔到了墙对面去,刚刚好落在了一群正在八卦的将领中间......对此,梅长苏本人表示:呵呵,你丫活该!他本不想把好友脑子里那为数不多的智商给打出去,岂料他真当自己这江左梅郎是个好捏的软柿子,竟然......竟然敢这样对他的心意妄加揣测!而且居然丫还给猜错了!到底有没有脑子啊?!!

因了那日梅长苏将府中人都遣得老远,萧景琰来的时候又悄声无息,倒真没有一个人能证明那日长苏宝宝口中喊的人到底是谁——所以说呀,苦逼的景琰宝宝只能打碎了牙也往肚子里咽——谁让他还要追媳妇儿呢!丢了老大一个面子的萧景琰无声叹了口气,也懒得追究他手底下那些个龙威虎猛的将士们居然像市井大妈一般开着茶话会顺便八卦一下顶头上司。他现在啊,眼里心里都只有一个梅长苏,特别是他那似恼羞成怒般的表情,脸颊微微涨红,一双多情的桃花眼像是在喷火一般,烧得他心头火起......

唉,景琰宝宝不解了。他究竟是说错了什么话,才会让向来在自己面前清冷如谪仙般的先生发了那么大的火呢?仔细想来,先生是在他谈起小殊后突然生出的火气,所以,还是因为小殊吗?萧·只遇上一个人就智商严重掉线·脑洞无敌大·景琰郁闷地想道。可是为什么呢?自己是小殊最好的兄弟,而先生他......爱慕小殊,难道不应该更愿意听一听他讲起有关小殊的事吗?可如果不是这样的,难道自己的告白对于先生来说就那么的难以接受吗?!

水牛最大的特点就是倔,认死理,爱钻牛角尖,谁劝也不听;而智商已经被倒扣逆流成河的景琰宝宝就更是什么劝阻的话也听不进去了。他喜欢梅长苏,他想要他,这就是萧景琰最真实的想法;他不介意与先生共同缅怀一个故人,因为小殊在自己心目中是特别的,相信先生也是这样想的。所以,他可以没关系......的吧?

所以从那日后,大水牛像是开了情爱的心窍一样,每天变着法儿的往苏宅送各种东西:什么静妃娘娘亲手做的糕点啦,滋气补身的皇家御用药材啦,还有各种各样给飞流的小玩意儿——呵呵,你确定这不叫收买吗?好在这次萧景琰似乎真的没傻,送东西要么是通过密道,要么就是翻墙,真真是比起那采花贼也不遑多让!这些日子里,江左盟的兄弟也不知暗地里嘀咕了多少,梅长苏听的厌了,手一挥给盟里弟兄的任务又加重了几分,却还是特意给萧景琰留了个方便之门——谁让那头水牛再傻也还是自己发小不是。

萧景琰以为,他与先生可能很长一段时间也就那样了,隔着一个林殊但总有一天会敞开心扉。他没有想到的是母妃被辱、卫铮被捕,而先生却拒不出手搭救!先生他不是喜欢小殊吗!怎么可以连他的副将也不救呢?!一怒之下他也不知是哪根筋抽了,居然拔了剑就将密道中的铜铃斩断,端的是一副割铃断义的混账模样!以至于先生在密道中下跪、于大雪中苦劝,他本来身体就不好,说不定更是因为自己的鲁莽让他病情更加重几分......愈想到此处,他就更想狠狠地给自己几巴掌,特别是在苏先生身陷悬镜司地牢三天好不容易出来却又一病不起后,他连剁了自己给苏先生补身子的想法都有了!

苏宅有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欢迎过他了,萧景琰也不哭不闹就站在大雪中许久了。直到梅长苏气急败坏地差了飞流将他扔进屋里,被突如其来的热气熏得脑仁子疼。大颗大颗的眼泪终于落下,让梅长苏直想回悬镜司地牢去算了。“殿下哭够了?那就请回吧,苏某这里......”“先生叫我景琰好吗?我也想叫先生长苏......我知道是我对你不起,是我不够信任你......我只是想着能和你道个歉,看看你的身体好些了吗,就只是这样......先生不要赶景琰走好不好?”

这头大水牛到底什么时候学会撒娇的?!被戳中了萌点的梅宗主想到,身体先于意识的点了点头。可是下一秒他就后悔了!你丫萧景琰!检查身体就检查,有你这么乱摸的吗!!!“唔!”一声略带甜腻的声音从口中溢出时,两人都愣了好一会儿。当然了,还是萧景琰先清醒过来的,只是又被美色迷了心窍罢......

  百度云

评论
热度(64)

© 潞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