潞華

【诚台/靖苏】谁道殊途不同归 79

  终于到了该动手的时候了。
  小小的包间内,此时却是坐着那完全可以影响上海格局的几人。明楼擦拭着那没有半点污渍的镜片,明诚还在好声好气地哄着傲娇的小少爷,王天风倒也不算格格不入,只是那细细打理着身上熨帖的西装的模样十分气人罢了——他家小弟还从来没给自己送过东西呢!怎么第一次竟送了个人渣呢?!
  对此,向来抱着“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打击这个死胖子”心态的王天风只是笑笑不说话,却比任何一句话还要让明楼跳脚。“明台啊,你说这么多年了,你都没给哥哥买过一件礼物,就连你阿诚哥都没有,怎么就先送了套西装给这个疯子了呢?”“谁说阿诚哥没有的。”
  明小少爷忽然语出惊人道:“我送给阿诚哥的礼物可多了!大哥你可别自己收不到礼物嫉妒了就挑拨我和阿诚哥的关系啊。”“哈!我会嫉妒……等会儿,你说什么来着?”明·实力弟控·楼不可思议地看向自家副官。
  那甜得要腻死人的笑容已经说明了一切……呵呵,现充什么的秀分快懂吗!明楼好不容易忍住了磨牙的冲动,郭骑云到了,带着转变者身死的消息。
  “你们都看着我干吗?又不是我策反的他。”郭骑云话音未落,明家三兄弟就齐刷刷地往王天风的方向看过去了。当然了,这按理来说确实不该是王天风干的;可他毕竟是疯子,要真干出这种事儿一点儿也不奇怪……对此,王天风表示:呵呵哒,代号毒蜂怪我咯?
  “不过‘死间计划’一直是绝密状态,以那个转变者的级别也接触不到。人死了也好,省得妨碍接下来的事。”明台皱着眉道,他平生最痛恨的就是背叛了,但人死灯灭,只要不是发生什么无可挽回的事情,这个人也就就此揭过吧。

  转变者的死亡并没有引起太大的波动,这个结果是藤田芳政并未意料到的。此时,他独坐办公室内对着散乱开来的密码本译文愁眉不展。消息本就是他故意放出希望能引出毒蜂的,谁知他是真的一点也不在意机密情报的泄露……是他另有目的还是情报虚假?要知道这件事关系重大,容不得半点马虎,现在身边人手不足,就是想要细细调查也做不到了。
  想到此处,藤田芳政不由再埋怨了一下已死的高木,若不是他提议并且先斩后奏抓了梁仲春的家人,也不会引发那一系列的后续事件。他死了倒是一了百了,可特高课没了76号这把尖刀,在上海可以说得上是举步维艰。汪曼春就这么杀了他还真是便宜他了!
  “叩叩”“进来。”藤田芳政回过神,收拢了一下桌上的东西道。来人是一个女人,一个不认识的女人,但是他应该在明楼的办公室见过她。
  “明长官的秘书?你在这个时候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藤田长官。”女人开了口,却是一口标准而流利的日语。“不算初次见面,还是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高木的未婚妻。”

评论
热度(50)

© 潞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