潞華

【一梦伶仃】终(又名:殊苏一时爽,靖苏修罗场)

  肉渣


  

  其实有的时候,萧·智商持续下线·笨蛋大水牛·景琰的直觉还是挺准的。


  梅长苏醒来,已是过了两天的时间了。他睁开眼的那一刹,飞流惊喜的叫声传遍了整个苏宅,然后穿过了一道墙,传到了墙那面的靖王府中去,让这几日神思不属的靖王殿下成功咧开了嘴角的伤口。“战英!快!派个人到苏宅那边去打探一下......苏先生的身体是否大好了,还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或者问问晏大夫有什么需要的药材,我这便情之入宫向母妃讨去......”“殿下......”列战英无奈地道:“殿下忘了吗?苏宅已经将靖王一干人等都划入了警戒范围之内,现在府里弟兄是去一个被扔一个出来......”所以说殿下您到底是对苏先生做了多么天怒人怨的事儿啊!


  “......是了,我倒忘了......”萧景琰神情一僵呐呐道,倒是颇显愁苦意味。自那日被飞流“捉奸在床”,他萧景琰完全变作了苏宅所有人的眼中钉肉中刺,若不是苦于梅长苏之前的耳提面命,飞流恐怕早就将他结结实实地绑起来吊打一顿了吧......饶是如此,一向待他较为恭敬的黎刚那日也吩咐了甄平直接把他扔回了靖王府,从此将他作为了“拒绝来往户”写到了黑名单上。而那位梅长苏的大夫则更是一副想要吃人的表情,恨不得把他拆了个干净给他们宗主熬汤喝——就是不知道水牛汤有什么可以喝的了。


  他自己当然也是愧疚的,特别是在被飞流扔到房门外的时候,他隐隐看见了梅长苏嘴角的血迹。他简直是个禽兽!狠狠地扇了自己一巴掌,结果又让那些个被苏宅护主的侍从们给揍出来的伤口给裂开了。列战英将这些看在眼中,欲言又止许久却也没能说出什么劝解的话来,当然了,若他还知道了那日苏宅的真相,或许他会更加崩溃才是。“殿下......不如从密道过去吧,若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能听到苏先生房中的对话呢。”谁让梅长苏偏偏把这密道的入口开到了自己的卧室呢,保险是够了,可也还是有别的风险的呀!萧景琰当然不会反对这个提议了,他还巴不得此时此刻能离他的长苏更近一些呢......呵呵,真不要脸,虽说现在的靖王殿下那张脸还真没法儿看。萧景琰拒绝了战英的跟随,一个人下了那阴冷的地道去,顺道让战英将靖王府那边的出口给锁死了......


  所以说萧景琰你丫其实也是个心机Boy吧!!!苏宅那边刚刚才欢庆宗主终于醒来,立马就接到了靖王被困密道之中的消息。黎刚“呵呵”了两声,刚想说一句“关老子屁事儿!”,结果病榻上的梅长苏就发话了:“把门打开让他过来吧。”“可是宗主!那个靖王他......”黎刚急切地想要阻止自家宗主再次自虐般的去面对那位“色胆包天”的靖王殿下,却还是在看到梅长苏眼神的那一刹那缄了口。罢了,罢了,这两人之间的事,还是由他们自己去解决吧。


  萧景琰终于等到了苏宅那边的门开了,也顾不上面无表情但杀气四溢的甄平一脸想把他扔去喂狗的模样,只想着梅长苏还愿意见他,事情就好办多了,然后一脸幸福的表情去了苏宅。不只有病,简直有毒!

这是苏宅几乎所有人对靖王殿下的评价,只除了一个人——梅长苏静静地看着天然黑的昔年好友,忽然觉得心好累......他当然知道外号耿直的大水牛也就是对上自己智商下滑的厉害,可是能与林殊一同在金陵城闯出了这么些声名的,会是什么乖宝宝吗?呵呵哒,鬼都不信。


  梅长苏对那日的记忆其实并不完全,所以他也就只记得自己似乎是和这头大水牛做了什么羞羞的事......不过看晏大夫的脸色,应当是没有做到最后一步的,所以也就放心地遣了众人出去,手一摆就指挥人靖王殿下坐下了。萧景琰愣了两秒没有照办,反倒是走近几步径直在梅长苏榻上坐得笔直。“......”笨水牛究竟想干什么!梅长苏心底颇有些恼羞成怒地想道,事情虽已发生,可毕竟没有造成什么大的影响,还不如就此揭过呢。他本想着岔开话题,让景琰渐渐遗忘那日所发生的事就罢了,可是现在......两人静静地对坐着,空气中弥漫着些许尴尬的气氛因子,让两人相看无言。


  “景琰心悦先生。”最终还是萧景琰先行打破了沉默,用一种极其坚定切出乎梅长苏意料的方式。“殿下......”“先生不必着急拒绝景琰。”萧景琰抿了抿唇,三分委屈七分深情道:“景琰自知比不上先生心中那人,可人毕竟还是要向前看的。斯人已逝,景琰愿连同他的份一起,将所有情爱献与先生,从此只愿君心似我心,一生一世两不相负......”等,等会儿......梅长苏难得露出了惊诧的表情,萧景琰到底在说什么?为什么他感觉一句话都听不懂了?莫非这情丝绕还顺带着让人智商下线的功效不成?!!


  梅长苏握了拳遮挡于口咳了几下掩饰了自己内心的波涛汹涌,努力做出了一本正经的样子问道:“殿下方才言说......苏某心中已有佳人?”他咋不知道呢!“咳!”萧景琰联想了一下昔日林殊与那琅琊榜上佳人模样......“苏先生莫要再诓我了,那人.....他,小殊他哪里算得上是......咳咳,那些个娇娇弱弱的佳人模样......”梅长苏唇角常挂着的完美微笑已经僵硬得似乎一戳就能碎成渣渣,想要再说什么已是有心无力。


  不是吧......萧景琰你丫脑洞怎么能这么大?!!

  肉渣百度云

  还是没能写到大肉,我道歉......下一章吧!还有个后续!大肉!!!

评论(7)
热度(72)

© 潞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