潞華

【一梦伶仃】中(又名:殊苏一时爽,靖苏修罗场)

  抱歉本来说好晚上发的结果拖到凌晨......怪我!

 

  苏先生,和小殊?原来......苏先生竟是喜欢小殊的?!萧景琰抱着怀中逐渐火热起来的躯体,却怎么也无法驱散自己心中的阵阵寒意。

  所以说,先生此番入京,意为择一明主,实际上却是因为小殊吧......萧景琰想要苦笑,可是那一抹苦涩僵在唇角,怎么也动弹不得。难怪,他当时还想着世间大才的想法都是如此怪诞吗?明明京中势力大好的两位贵人都在心照不宣地招揽他,他却偏偏以“麒麟择主,怎会盲目”的理由搪塞着却又清楚地表明要选择他这个并不受宠的郡王为主君。

  那时他就该明白的!先生为何如此坚定自己的选择,还如此了解他的心性,如此......相信自己能够做一代明君。若非先生为赤焰抑或祁王旧人,又怎么会对他怀抱如此坚定的信任!

  只是......他没想到的却是这样一个答案......萧景琰神色复杂地抱着还在喃喃自语的人,心中酸涩却是不断发酵开来。这算什么?他现在喜欢的苏先生,竟是喜欢他昔日恋慕之人的!这要他如何接受?!

  斯人已逝,他好不容易下定决心开始新的生活,甚至规划好了未来的一切:以梅长苏大才,扶持自己登上帝位并非难事,虽说自己是真心不喜欢这个冰冰冷冷的位置,但他也不会拿天下的百姓们开玩笑!所以他想着说,从现在开始就好好儿地培养庭生。他不是拜了梅长苏为师吗?那便封先生一个太傅,待他教导庭生可继大统的时候,他就卸下这副担子,同他的先生一起回廊州去。反正身为江左盟的宗主,苏先生总不至于连他一个闲人都养不起了吧?当然了,养不起也没关系,自己有手有脚的,自己媳妇儿自己养!

  ......他曾妄想的一切,如今是真真成了泡影,就只梅长苏喜欢林殊这一条,就足以将萧景琰打入十八层地狱了。一个是同他青梅竹马永远活在自己心中的挚友,一个是他愿真诚以待愿以生命爱之护之的心悦之人......他不能,他做不到,自己尚且对小殊无法忘怀,又怎么可以逼迫梅长苏去忘记呢?更何况,同以前喜欢的人吃这坛干醋......呵,真是可笑之极!

  怀中人愈发粗重的喘息暂时唤回了他的神智,萧景琰这才恍惚忆起苏先生还被这情丝绕困扰着......让人往梅长苏房里送个女人来是不可能了,但毕竟此药性烈,久之必然伤身,若不能舒缓一次出来,也不知道要熬多久......

  萧景琰想了又想,在趁人之危解救梅长苏当前困境与任由他糟蹋自己的身子之间,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第一个!事后先生恼怒是必然的,毕竟自己已看了他这般姿态不少时间了,他羞愧不安也是应该的;可是他不会眼睁睁看着梅长苏在欲海中苦苦挣扎,本来他的身体就不好,要是再有个万一那该如何是好......

  耿直的大水牛做好了一万分的心理建设,但在切切实实褪下梅长苏衣物的时候,心跳还是止不住漏跳了好几拍。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这句话确实应该用以形容梅长苏的。他很白,是常年不见阳光的那种苍白颜色,哪怕是此时已染上了欲色也改变不了的;他很瘦,几乎就是只剩一把骨头了,就算是再蠢的人也该知道他的缠绵病骨绝非作假。

  可是他还是入了京。萧景琰在沿着梅长苏的脸颊一路抚摸下去的时候闷闷地想道。先生这样清艳绝伦的浊世佳公子,端的是对林殊一往情深吧,否则又怎么会拖着病弱身躯,选在这最艰难的时刻蹚这趟浑水呢?他自是不信皇长兄和林帅会做出谋逆之事,苏先生想必也是不信的。所以麒麟择主,想必只是一个幌子,他真正的意图,应是想要为十三年前赤焰逆案翻案罢——所以他才会选择了一直坚信赤焰清白的自己。

  萧景琰哆嗦着手,缓缓抚摸着先生的身体。内心苦涩再多,也比不上此时的梅长苏重要。因了这温情抚摸,体内欲念愈发难耐了,灼热透过四肢百骸汇入身下那仿佛快要炸掉的地方。热......好热......景琰,景琰哪里去了?这头大水牛,怎么就不知道帮帮忙呢......明明,明明他已经听见了铜铃声响,听见了昔日好友的问候声,听见了......那头大水牛隐隐啜泣的声音。

  景琰,是有人欺负你了吗?他想要伸出手去,摸摸好友的脸,顺势给他拭去脸上犹带着的泪痕。这金陵城里谁不知道,那两个好得可以穿一条裤子的弟兄是只有他们自个儿能够捉弄欺负的,旁的人啊,谁也不能碰!不然啊,林家那混世小魔王可不是盖的,而被带得略天然黑的七皇子自然也没那么好惹了。

  苍白的手无力地伸了出来,却在下一秒,他意识到自己已经与景琰分开太久了。都十三年了啊,过了那么久了,太子和誉王在朝堂之上争辩得不可开交,而那位被沙场铁血磨练得颇显冷硬的靖王殿下,如今还有谁有这些个小心思去欺负他呢?而且啊,是他忘了呢,如今的他只是个病弱的阴诡谋士,他再也无法堂而皇之地站在景琰面前说一句“景琰别怕”了......

  似乎是有个温暖的身躯抱住了自己,就像是他的挚友,一如既往那般笨拙地安慰自己;又像是从前的自己,满腔热血全体现在了那“小火人”的称号上了。他不由紧紧抱住了那人,哪怕是已感受到了瞬间僵硬的身体有多么的不自在。他只是笑笑,笑着笑着又流出泪来。

  “林殊......林殊......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去了啊......”

评论(9)
热度(96)

© 潞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