潞華

【诚台/靖苏】谁道殊途不同归 77

  还没等着明诚弄清楚他家小少爷到底为了什么发那么大的脾气,夜莺却已通知可以进行下一步行动了。
  想来也是,以藤田芳政的本事,查这么简单的根本不需要太多时间。“也是该越狱了。”明楼微眯着双眼,看似慵懒的毒蛇已备好了致命一击。“阿诚,阿诚?你怎么回事?”带着些许严厉的声线唤回了明诚的神智。“是那小家伙又闹幺蛾子了?”“不……”
  明诚抿了抿唇,有些尴尬的开了口:“小少爷这几天都挺忙的……”“所以?”明楼的问话中全都是恨铁不成钢的意味。是上辈子欠他俩的吧?不然怎么还担起了情感顾问的重担!“阿诚啊,你说你好歹也是那一届军校的特优生啊!怎么一遇到有关明台的事儿,你脑子里就缺根筋儿啊?现在是你儿女情长的时候吗?!”
  他无法反驳大哥所说的那些告诫,可是不是第一次了,理智和情感完全没法儿共存在一个频道里!自从前两日那可以算不欢而散的温存后,他就没再能正眼看过他的小少爷哪怕一眼了!就算是现在计划到了紧要关头,也不该这样吧!
  要一只单身狗去调解人小情侣之间的矛盾,明楼突然感觉心好累啊……
  “说说看吧,到底怎么回事儿?”明诚皱眉回忆了许久才道:“我真什么都没做。”那天明明气氛很好的,就差那么一点儿就……难不成是因为这个?!不可能的吧——他的小少爷还没那么不害臊呢。“算了吧,还是先别说这些了,把藤田芳政解决了,我们的日子才能算得上安生。”而且明台也是个重视大局的,他不会喜欢自己在这儿胡思乱想而耽误了大事的。
  知道就好!明楼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这小子,他准备了那么一大堆安慰的话竟然愣是没用上!害他还这么提心吊胆的怕他们小俩口闹不合!
  “既然这只鳖已经踏入了瓮里,也是时候该炖了吃了。”“一天到晚就知道吃!大哥你看看你都胖成个熊样儿了!”书房的门被推开了,大姐和阿香都不在,敢这么大胆的,除了明·混世魔王·台还有谁?
  明楼简直气不打一处来,“嘿你个小兔崽子!竟敢这样和你哥说话是吧?看我不家法伺候!”“你敢!”明小少爷不为所动地作了个鬼脸,一转眼就看见了在一旁杵着笑得宠溺的家伙。
  “哼!”明台冷哼一声,收回眼神后看也不看他,直接将东西甩到大哥桌上转身就走。“明台!”还是明诚先开了口,居然有那么一丁点儿的焦虑?“明台,有什么事儿我们说开了好不好?我哪里做错了你说,别不理我好吗……”“……啧。”
  怎么还是这么笨!明台烦躁地摇了摇头,从笔挺的西装里直接掏出了一个黑色的小盒子,古朴而又简约的造型不算华丽却有着万分庄重的意味。“给我拿好了,不许离开身边哪怕半步!”“???”别说明诚了,就是连明楼这样智商突破新天地的人都不知道那到底是个啥玩意儿。不过既然小祖宗都发话了……
  正在明诚刚想把东西揣兜儿里的时候,只见明小少爷一脸大写的崩溃:“就你这智商,还特优生呢?我看连毕业都不知道是怎么过的吧!”一把将盒子夺了过来,打开了之后再甩回他面前。“看清楚再说话!”
  明楼倒是想发表意见来着,只是那玩意儿确实是让人一脸懵逼……“你这是,求婚吗?”盒子里,一只精美的铂金戒指反射出缕缕冷光。而另一只嘛……只见明小少爷“啧”了一声,扭过头去,脸上晕开了点点薄红,分外动人。所以真的是……求婚吗?

评论(6)
热度(50)

© 潞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