潞華

【诚台/靖苏】谁道殊途不同归 75

  人心最是难测,却又是最好拿捏的,而藤田芳政,从一开始就已经输了。

 

  近日来,所处于新政府办公厅的秘书们都察觉到了一股非常古怪的气氛:76号的汪处长不再经常借着各种机会跑来同明楼长官见面了,但是76号的另一位处长梁仲春却是时常蹲守在这里的样子。这还真是奇了怪了哈!你说那梁处长一个大男人,还是有妻有子的那种,总不可能是像汪处长那样儿看上了明楼长官吧?

  刘秘书观察了好几天,也在他们俩都在办公室里的时候借口送文件进去看过,可是每一次去,他们的各种举动还有神态都是正常得不能再正常,就是真正的在谈公事那样。女人的直觉告诉她:这其中一定没那么简单!

  “狗急跳墙了吗?”身穿日本军装的男人回过头,温柔地对着女人说道:“你再耐心等一等吧,就快了,只要我能拿到那份东西,距离我们结婚的日子也就不远了。”“可是,那份东西至今下落不明,这样的方法真的会有效吗?万一那个梁仲春真的就只是......”男人警告地看了她一眼,“不!高木君我不是这个意思!”女人连忙解释道。“我只是在想,万一密码本那个东西本来就是敌方故意传出以扰乱我们心神,并且分裂我们内部的假消息呢?高木君,这个责任太重了......”

   可惜她的话并没有让已经被美好的未来冲昏了头脑的男人醒转过来,高木好言安慰了她几句,并照旧将他们的婚期提起,提醒女人不要思虑太多有的没的。

 

  夜色下的上海,更多的是灯红酒绿一片繁华景象,人们向来只看得光鲜亮丽的一面,却对那些显而易见的肮脏和罪恶视而不见。许久不见上海的夜,染成这般红色了。

  76号明目张胆地和特高课的人对上了,听说是梁处长被抢了老婆孩子——你说这不是造孽吗?抢手下的老婆就算了,怎么连孩子都掳了去了?也不嫌丢人啊——反正呢,就因为这件事儿,76号算是与特高课半决裂了,毕竟梁仲春也只算得上是一半的掌权人是吧。可接下来,这事情的发展可就有趣多了!

  老百姓啊,最喜欢看热闹,别的他不管,反正这好戏一锣接一锣登场,他们只管鼓掌便是了。梁处长带着许多兄弟闯了特高课的大门,砸了好些东西,听说还伤了人。可是啊,那藤田芳政他理亏啊!不敢把事情闹太大,只好领了人进去打算私了,还说什么马上把人放出来。谁不知道他这打的是什么主意啊。

  可是偏偏这个时候,汪曼春汪处长来了!而且她这一来啊,还是让人抬着具尸体来的!大庭广众之下的,她直接叫人把布给掀了——哎呦喂!那不是前后跟随了两位特高课课长的高木先生吗!

 

 

抱歉各位亲们,这两天忙着回家,大多时间都在冷风之中吹着,确实是耽误了文章进度。不过现在已经到家啦!答应过大家的会变粗长还有......你们懂的!

评论(2)
热度(42)

© 潞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