潞華

【诚台/靖苏】谁道殊途不同归 72

  要说这汪曼春看上她了吧,她还真没感觉出来!锦瑟叫了酒,陪着汪曼春一杯一杯地接着喝,期间也不说什么话,除了喝酒还是喝酒。要这样都能说人看上她了,她还真是服了那人的脑洞……
  “你别干坐着,一起喝嘛。”“这……似乎不大好吧?”锦瑟望着递到她眼前的酒杯,干笑两声道。要她喝酒倒真没什么大问题,可是那个杯子明明是汪曼春喝过的呀!这样真的好吗?!“我自己来,我自己来……”锦瑟拿起另外一个酒杯想要满上。汪曼春却执意将酒杯举着,就放在她眼前。
  “你喝我杯里的,也是一样……怎么?嫌弃我啊?”“没……没有,我哪儿敢呢!”锦瑟无奈,就着汪曼春的手凑过去喝了一口酒,脸上泛了点点薄红。
  汪曼春这才满意地笑了,收回手继续喝着。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她的唇正正好地就印在了锦瑟刚刚贴过的地方,仰起脖颈一饮而尽。

  明公馆,为了计划的顺利实施,也为了保证家人的安全,明楼安排了阿香带着明镜去了苏州老家那边的工厂去了。工厂里发生的一些琐碎的小事情,也足以绊住她个十天半个月的了。
  藤田芳政果然是对明楼抱有怀疑的,虽然现在只是隐晦的试探,但难保他迟早有一天会找个借口下手清除明楼。明台也想到了这个问题,所以在计划的时候,藤田芳政的死是迟早的事,不过就是现在需要他多活两天,以他的死来让日本方面相信密码本的真实性罢。
  藤田芳政调查到南田洋子在和平大会期间外出前曾面见过一个叫朱徽茵的,是76号侦听小组的组长。藤田芳政想要将其传唤过来问话,却被汪曼春和梁仲春百般阻挠。藤田芳政渐渐地便对二人起了疑心。
  “高木君,你认为,76号会有叛变的可能吗?”“这……属下只听说过,76号与军统方面向来有走私交易……这应当算不得什么吧?”藤田芳政看着办公室内挂着的放大版的地图,摇了摇头说:“来到中国后我学到的第一句话便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76号再怎么忠心于我们,也始终不是我们大日本帝国的人。”
  高木正他身后眯起了眼,“长官的意思是?”“汪曼春和梁仲春也要查,特别是那个梁仲春。”“是。”

评论(6)
热度(38)

© 潞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