潞華

【诚台/靖苏】谁道殊途不同归 67

  话说明家走了个孤狼后,锦瑟习惯性地和自家组长互相调侃——苍天作证!她可真没有再对组长存什么非分之想!毒蛇之名,她在刚入军统的时候就从王天风那里知道了;而毒蛇的那个助手,虽然只是一个副官,但是上面对他的评价很高,如果不是考虑到他只愿听从毒蛇一人的号令,说不定他的职位会比毒蛇还要高!
  而此时此刻,青瓷将她家组长打包扛走了,自己是追还是不追——别搞笑了好吗!那郎有情妾有意的,自己追上去是被闪瞎呢还是被打死呢?不用选了,她自行狗带吧……于曼丽微笑着拒绝了阿香端来的茶点,就给明台留下了一张印了唇印的手帕便离开了。

  那手帕到底有没有转交到明台手中似乎已经不重要了。宽敞明亮的房间里,身材修长的青年被压在窗台边亲吻着,未来得及吞咽的津液沿着脖颈滑下。“唔唔!阿诚哥……啊哈!”小少爷眼圈红红的,眸中含情,似欲语还休的勾引般,让明诚差点儿没忍住直接在这儿把人给办了!
  愤愤地在小少爷脖子上盖了个戳,明诚将人已经软趴趴的身体捞了起来,顺势搂在了怀里。“还敢不敢在我面前和别的女人调情了?”“唔……阿诚哥,曼丽可是我的生死搭档……你怎么连她的醋都吃呀……”自知理亏的小少爷也不敢反驳,只是弱弱的问了一句。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那个于曼丽明明就是对你有意思!”那种眼神,他怎么会看不出来!说实在的,在对明台的感情上,他明诚自认为不会输给任何一个男人;可是他始终只是一个男人,他给不了明台正常人的生活。如果有一天明台突然醒悟了,希望找一个女人安安稳稳的过日子,他也已经不能放手了呀……
  明台好笑地看着在他面前难得糊涂的阿诚哥,忽然伸长了脖子,礼尚往来地也给他脖子上遮不住的地方盖了个章。“阿诚哥好笨啊!我才不会喜欢别人呢,都已经有了这么好的一个男人爱我,我还到哪里去找一个更宠我更爱我的人呢。”更何况啊,他们之间的牵绊那么的深刻,怎么也斩不断的孽缘,还不如顺其自然。
  “……好。”明诚笑了,也没有故意去遮掩那块吻痕就出了房门。这份新的“死间计划”已经接近尾声了,南田洋子和汪曼春对上的同时,他们只要能引起藤田芳政的注意和探察,他就有完美的证据证明南田洋子的死亡与汪曼春的“叛逃”。
  另外,损失一个南田洋子事小,藤田芳政却不一样,他对日本军方的重要性,或许只有当事人才会知道。明台的计划冒险性与赌博性很严重,可是一旦成功,日本人就快是时候成为丧家之犬了!

评论(4)
热度(46)

© 潞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