潞華

【诚台/靖苏】谁道殊途不同归 61

  “之前和一个老板来这家旅店玩儿过,我知道哪里可以出去。”锦瑟若无其事地说出这句话时,汪曼春只是神色复杂地看她,叹了口气,却并无怀疑之色。
  “还是先等等看毒蜂的动作,只希望我师哥他,不要真那么傻,踏入陷阱才是。”只要一想起刚刚毒蜂和他手下的对话,汪曼春就止不住的担心。万一明楼真的为了救她来赴毒蜂之约,依那人的疯子做派,明楼只能是凶多吉少!先不说会不会有什么机密泄露出去,就是光想着明楼会受折磨,她都想杀了那个疯子!
  锦瑟担忧地拍了拍她的肩道:“可是现在我们被困在这里,那才是真正的危险。你想想啊,现在还是宵禁,明长官要到这儿来,肯定是得费一番功夫的。如果我们现在逃出去,说不定还能赶得上阻止明长官赴约!这样不才是最好的办法吗?”这……好像还挺有道理的?
  汪曼春想了想,“好,但你先在这儿等我会儿。”见锦瑟乖巧地点了点头,汪曼春这才放下心来。
  按理来说,她们若是要逃走,更应当要争分夺秒才是。可是……想起不久前得到的情报:毒蜂将护送第三战区密码本途经上海站,与军统上海站现今负责人毒蛇进行交接。那疯子的行动她怕是一时看不懂了,可并不代表着她会放过这一次那么好的机会!
  第三战区的密码本啊!说不定就是什么关乎战局的重要东西。如果她能够拿到……南田洋子算什么,还敢在她面前耀武扬威?恐怕到了那时,特高课也该换个人接管了吧!汪曼春冷笑着,潜入的动作却加快了许多。
  这家旅店的基本构造她也是熟悉的,潜入也相对于比较轻松,但是想要找到密码本,可就没那么简单了。汪曼春进入房间的时候,房里似乎是没人的,可仔细听了听声响,便能发现浴室里隐隐传来的水流声。他总不可能洗澡的时候还把密码本带在身上吧?汪曼春这样想着,迅速地在角落的行李中翻找。
  没有?没有!汪曼春手下动作不停,内心却多少还是有些急躁。浴室的水声似乎已经停了,她也没有时间可以耗了!眼神定格在床脚那堆刚换下的衣物上,汪曼春咬了咬牙,拿起来翻找了一下……
  果然,在内衬的暗袋里确实是有东西的!浴室方向传来开门的声响,汪曼春连忙拿了东西便返回,也没有给锦瑟反应的时间,拉起她的手就把她往窗边带。“你可以吗?”“我……我可以!”汪曼春点了点头又注意了一下房门那边的动静:“小心点,我拉着你的手,你可以放心的下。”“嗯!”
  锦瑟翻身跨出了窗台,小心翼翼地踩着边缘往下去。汪曼春也不催她,紧了紧抓住她手腕的手,示意她可以放心。锦瑟定了定心神,继续往下走。脚面已经触到了冰凉的地板,锦瑟仰头笑了笑……
  “什么人?!”“!!!”锦瑟心中一惊,脚下也没能踩稳,痛呼声被压抑在喉间,那边巡逻的人似乎已经发现了这边的情况走过来了。汪曼春灵活地翻身下来,一把背起了似乎是扭到了脚的女子,在巡逻队还没追过来的时候已经跑远了。

评论
热度(44)

© 潞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