潞華

【诚台/靖苏】谁道殊途不同归 60

  做工精美的手表上,指针已悄然指向了三点方位。此时天还未明,距离她失踪也不过十个小时罢。
  汪曼春坐在沙发的这一头,而那一头,是那个因了她的牵连而受尽凌辱的女子。房间里,是死寂一般的静默。汪曼春时不时抬眼看那女子,一些安慰的话堵在喉咙里却是怎么也说不出来。人人皆道76汪大处长是个杀人如麻的蛇蝎女子,可在这样的情况下,她也只是个想要保护自己所爱之人的小女子罢。
  “抱歉……”幽幽的一声叹。汪曼春并没有因为她是那种地方舞女而看不起她,也不会因为她是那地方出来的人便对这样的情形视而不见,只是想要安慰或道歉,最后说出口的却还是这样干巴巴的两个字。唉,汪大处长在心底叹了又叹,还是没能找到一个好的说辞。
  “其实你不用觉得对不起我。这样的事情……我已经习惯了。救你是因为我愿意救你,和你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于曼丽忽然幽幽地开口了,说出的话却是让汪曼春狠狠地皱了眉,“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汪曼春不赞同地道:“毒蜂那个卑鄙小人,竟然做出这种事来……迟早有一天我会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汪曼春眼神中的阴骛真实得让于曼丽不由得打了个冷颤:她是真的会说到做到的!于是眼神也不自觉带上了几分恐惧。汪曼春感觉到她一瞬间的瑟缩,想当然的认为她在害怕自己。略微放柔了眼神,汪曼春抚了抚女子披散下来还带着水汽的秀发。
  “别怕,我不是针对你。”平日里,汪大处长接触的不是雷厉风行的同事,便是上令下达言听计从的下属,最讨厌的便是那些娇娇弱弱需要人细心呵护的小女子了。“你叫什么名字?”可是这个人,这个人,却是有些不同的。“我……我叫锦瑟。”
  锦瑟?倒是个好名字。“那么,你为什么要救我呢?在明知道,很有可能会把自己给搭上的情况下。”汪曼春的眼神温柔缱眷,手有一下没一下轻抚丽人的秀发,倒像是在诱哄一般。“我,我……我不过是想着,你既是明少爷的大嫂,救了你出来,他会不会,多喜欢我一些……”说着,那双妩媚动人的竟是红了一圈儿。
  “你,喜欢明台?”汪曼春疑惑道。想起第一次见她确实是在明台身边的,明台那孩子,也确实是有让女孩子们喜欢的本钱。“明家的家教可是很严的。”汪曼春冷笑一声,对明镜的不满似乎已经要到了极限。“明家的那个大小姐,对她的宝贝弟弟可算是万般宠爱,以后自然也是会找个门当户对的小姐嫁过去的。”
  她当然知道。锦瑟垂首不语,理所当然的被汪曼春理解为伤心。可是在于这一点上,她也没有资格安慰别人,只好干巴巴地道:“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先怎么从这儿逃出去才是,以后的事情,就以后再说吧。”
  锦瑟点了点头,忽然道:“我知道该怎么出去。”

评论
热度(56)

© 潞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