潞華

【诚台/靖苏】谁道殊途不同归 59

  汪曼春就是心智再坚,不过也只是一个未经人事的女子罢了,对上毒蜂这种极不要脸的手段,她也是无可奈何。倒是委屈了那个从陈炳手上救她出来的女孩子了。
  汪曼春想着,咬了咬牙道:“原来大名鼎鼎的毒蜂也就这德行?对一个不相干的女子也能用上如此卑劣的手段?你也不怕人笑话!”“哼。”毒蜂轻蔑地笑了出声,“汪大处长,这可就怪不得我了。谁让那个女人好死不死地出现破坏了我的计划,如果不是她,汪大处长现在应该是在陈炳的床上浪叫着被赶来救人的明长官抓奸才是,哪里还会有我们的这次谈话呢。”
  “卑鄙!”汪曼春额上青筋暴起,显然是气极了。若是说先前毒蜂所言的一切还未能激起她的怒火,那么现在他坦白的这些,已经足以让汪曼春在心底里杀他个一千次一万次了。她不敢想象,若是真的让明楼看到了那样的场景……毒,蜂!牙缝间一点一点地挤出这个名字,就像是要把他咬碎了直接吃下去一样。
  现在她为鱼肉,别人为刀俎,毒蜂要真的对她做什么,她什么也做不了,还极有可能连累明楼……“你就不用想着拿我威胁我师哥了,明镜还在明家呢,他是不会为了我而违背明镜的意愿的。”汪曼春不愧是汪曼春,这句话既明明白白的表示了自己没有利用价值,又不动声色的把明镜拉下了水。果然不该小看她的。
  “是吗?既然如此,汪大处长,那女人在隔壁估计享受的正舒服呢,不如你过去陪她吧。”话音刚落,一男子飞快地上前制住了汪曼春的所有行动,硬是把她拽到了隔壁房间去。
  汪曼春虽然料想了房内可能会出现的场景,却没想到真正看到时,她还是止不住的愤怒和恐惧。“你们放开她!”那张曾在明台身边见过的,娇俏且带些狐媚的小脸蛋,此时此刻却是布满了已干涸的泪痕,还有些许她不知道也不想知道的浊/白/液体;修身的旗袍已经被撕扯得破破烂烂的,几乎遮不住那雪白身躯;手臂、腿间都是一片片的青紫痕迹,让她整个人就像是个破败的洋娃娃一样。
  汪曼春不由转过头去不敢再看,却被人强硬地捏住下巴逼迫着看那些人再度伸出手……“住手!”汪曼春竟是突然挣脱了男人禁锢的手臂,将那两人打倒在地,牢牢地将女子护在自己身后。毒蜂静静地看着这场闹剧,忽然不明所以地笑了出声。“既然汪大处长这么想护着她,那便得拿出些真本事来了。”汪曼春紧盯着几人,以防他们再做出什么举动来。
  这时,一个微胖的男人走到毒蜂身侧,似乎是故意没有压低音量道:“长官,明楼已经答应了我们的要求亲自前来。”“一个人?”“是的,一个人。”汪曼春接收到了毒蜂意味深长的眼神,咬了咬唇,却没敢把焦急摆在明面儿上。
  “好了,既然明长官要来,汪大处长,咱们就先好生招呼着吧。免得到时候人说我们,礼数不周。”这样说着,毒蜂带着人走出了房间。

评论(2)
热度(52)

© 潞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