潞華

【诚台/靖苏】谁道殊途不同归 57

  话说这一头,汪曼春在小旅馆里睡了个昏头暗地;那一边,代号孤狼的桂姨却是悄悄潜入了汪曼春常住的酒店里去,并从她的房间中找出了一个可以让她立一大功的东西——“什么?!你说这是重庆那边有关第三战区的密码本?”南田洋子与孤狼在约定的联络点见了面,却没想到能得到这样一个消息。
  “你从哪里找到的?”南田洋子拿着那东西看了又看,不由疑问道。确实是重庆那边通用的密码本样式,可是怎么会这么轻易便落到了孤狼手里?“回南田课长,我是在汪曼春那里找到的。”“汪曼春?”
  孤狼点了点头,一本正经地道:“阿诚曾经和毒蜂有过一面之缘,而这次毒蜂重回上海的消息,在我们内部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汪曼春在知道这件事后,立马安排了一次与阿诚的见面,她手上拿捏着阿诚的把柄,自以为这样便可以掌控他并借此机会抓住毒蜂了。”南田洋子听着便直皱眉,“阿诚的把柄?”
  “现在已经不是了。”桂姨似乎是对这个不愿多说,忙转移话题道:“阿诚给了她错误的信息,谁知却让她误打误撞先一步找到了正确的密码本。”孤狼感叹一声,似乎是对于汪大处长的好运气无法理解。“看来阿诚似乎和你说了许多啊。”南田洋子有些怀疑地问。
  “这……”孤狼迟疑了一下,“阿诚是个容易心软的人,特别是对于亲人还抱有期望和幻想,所以我才会这么容易取得他的信任。”“……那么,你怎么能确定这一份是真的密码本呢?”南田洋子还是有些疑惑,孤狼的解释中,简直是漏洞百出,没有一个可以让她信服的地方。如果这是毒蜂的计划,他到底是想做什么呢?
  孤狼想来是看出了南田洋子对她的说法并不信任,连忙说道:“南田课长!我可以用生命起誓,我所说一切都是真实的!因为……因为我见过毒蜂!”“什么?!你见过毒蜂!什么时候的事?”南田洋子瞬间来了精神,和毒蜂斗了好几年了,她对于亲手抓到那只狡猾的毒蜂倒是很有兴趣。
  “是的。”孤狼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我可以确定那就是毒蜂,途经上海中转,要将真正的密码本送到第三战区去的毒蜂。现在想来,他手上的密码本应该是假的。”
  “假的又如何,抓到他,可比拿到一个密码本有用多了。”南田洋子低声道。

评论(2)
热度(40)

© 潞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