潞華

【错】

   五百粉来插一刀~

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一个错误。
  明诚想着,笑意凝固在唇角,无论再如何努力,也无法作出小少爷最喜欢的宠溺微笑了。
  他想,自己该是后悔了;更或许,自己早就意识到了,只是一直不愿承认。直到今天,酿成大错。而他前世今生最爱的那个人呢,却是再也回不来了。

  明诚喜欢明楼,这是他第一次以明家人的身份走进明家大门的时候便意识到的。那个时候,全家人最喜欢也最宠爱的小少爷刚刚摆脱了失去母亲的阴影,可大姐还是放心不下,吩咐了他要多和小少爷玩儿,多些照顾他。他答应了。明家人捧在手心里的小宝贝,他哪里敢说不呢。
  每一次,他习惯了替小少爷背锅,却也每一次被大哥识破,然后便是对小少爷毫不留情的惩罚。虽然几乎每次都因明镜的回护而不了了之,但他很高兴,他在乎的那个人,他也在乎自己。
  意识到明台喜欢自己,是因为这从小胆子就大得很的小少爷在某一天便同他告白了。初始他只当作是不谙情爱之道的少年人一时迷惑罢了,并未放在心上。可是后来,明台是真的在用他能做的一切来告诉自己:他没有开玩笑!
  结果当然是狠狠地拒绝了。他舍不得伤害小少爷,可是不爱就是不爱,更何况在他心中已经有了一个无可替代的人了。明诚告诉明台,自己永远都不会喜欢他,随即与大哥一起去巴黎读书去了,其间再也没有同明台有过联系。不是没有想念,毕竟宠了那么多年的孩子了,他从来都不想伤害他的。可是他希望明台能放弃,能意识到自己不过是青春期的懵懂罢。
  大哥一直都不知道自己喜欢他这件事。这很好,说明自己的伪装很成功。此时的他们,已经走上了报国的路,他们再也不是单纯的一个人了——他们是战士!坚不可摧的战士是不可以被感情给困住的,他们会一同并肩作战,把所有的一切都奉献给祖国。已经够了,这样便足够了。
  后来,后来他们准备回去上海,肩负起军统上海站与南方局那边的重担,而大哥则打算把明台送到香港去念书了。他想他是松了一口气的,可是又有些失落,毕竟这么久没有同他的小少爷说过话,哪怕每天都能从大哥那里听到许多有关小少爷的事,可毕竟不是那个人亲口同他絮絮叨叨说的,总是有些落差的。
  他还未意识到一切都已经改变了的时候,这几年里第一次拿起了话筒给家里的小少爷打电话。刚刚接通的时候,那声甜甜糯糯的大哥让他心里有些莫名的酸涩,许久才说出了第一句话。

  时至今日,他已经想不起来那天究竟都说了些什么,只有那骤然失落的声音,在他的脑海里、心房中,久久不愿散去。

  他们还是像小时候一样相处,放心的同时,努力忽视了那一点失落和心酸。或许还是生疏了吧,小少爷明显更亲近那个小时候只会教育他的大哥,自己这个强行背锅了那么多次的阿诚哥,却被他遗忘在了童年的记忆中了。
  他想,或许自己该加倍的对小少爷好些,虽然不是亲兄弟,但也不该有隔夜仇吧。这样想着自己倒是好受了些许,只是从未想过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小少爷居然还是出事了——他被疯子带走了!他怎么敢!
  疯子是个富有创造力的老师,确实是的。他把被家人捧在手心疼宠的明家小少爷打碎了,然后重新组成了一个优秀的毒蝎。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疯子应该骄傲,而大哥也是为明台骄傲的。只有他,只有他,他恨死了那个疯子!因为他所熟悉的,明家最明亮的小少爷,被他们一同扼杀了……
  毒蝎回到上海,明诚是高兴又害怕的。当他还未理清自己这奇异的思绪时,小少爷果然是用事实告诉了他一切——他与大哥的一切。
  天知道当他亲眼目睹那两个他今生最重要的人滚在一张 床上是什么滋味。他只是恍惚觉得,自己是不是快要死了?否则,怎么会……怎么会让他看到这样荒唐的一幕呢?
  那个夜晚,他靠在冰冷的墙壁上无声泪流,直到再也哭不出来了,那个人站在他面前,一脸平静地说一句:你知道了。他很想问,为什么?为什么他们会……可是明楼却叹了一口气回房安抚羞窘的小少爷去了,似乎一点也不在意,不在意他们的事暴露于人前。是啊,他们有什么需要在意自己的呢?
  第二天的饭桌上,明楼占有欲十足的表现已经说明了一切。而大姐,那一副见怪不怪却又带了些谴责的目光,让他不得不承认——从始至终被排斥在外的人,就是自己。只有他,只有他……

  自作孽,不可活。他那个时候应该就是这句话的真实写照吧。如果可以,他能早些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他可以早些察觉自己真正爱的人是谁,一切一切会不会不发生?

  明楼和明台在一起了,除了他,所有的人都是抱着祝福的心态的。而自己呢?那时的自己,正以一个荒谬而又无比真实的理由去取得孤狼和南田洋子的信任,顺便给汪曼春下几个套。他应该早些知道的——他深爱的明家小少爷被大哥横刀夺爱导致自己的背叛,这个理由中至少有大半是真的。
  当他终于意识到了,却已是生离死别。生离的是明家小少爷,死别的却是他们共同敬爱的大姐。他那点见不得人的小心思,被他亲手送上了火车,和他的小少爷一起,永远抽离自己的世界。
  当一切都真相大白的时候,他不怪大哥也不怪明台。明台曾经喜欢自己,而自己亲手将这份还未能抽芽的种子扼杀了;以为自己喜欢大哥,那么多年却从未生过表白的心思。
  大哥永远是他们的大哥,把一切都算得那么清楚。只是他还是算漏了一点吧。明台是真的喜欢你,那个眼神骗不了人的。他笑着笑着,眼泪却止不住地流了下来。大哥把他们的心思都看在眼里,一直以为明台最爱的人还是他,所以一直以来,他都只是以哥哥和爱人的双重身份爱着明台,包容着明台。有朝一日,若是他们要在一起,作为大哥也会轻松地后退。

  结果不过是天涯两端,再无聚时。他们倾注了一生的爱恋,最终还是无法留住。此时此刻,明诚从那逐渐清晰的记忆中得知了前世今生的纠缠不清,该是惩罚吧。前世,他都没能认出自己所爱,那人已许了他人来生;今生,他依旧没能认出挚爱,而他却以行动实现了诺言。前世今生,他其实只骗了自己一人。
  忘川河边,彼岸花开得正艳。他偷偷倒了那碗孟婆汤。哇哇的哭声响起时,那人的眉眼终于清晰可见……

评论(20)
热度(90)

© 潞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