潞華

【诚台/靖苏】谁道殊途不同归 52

  明诚曾经在周佛海公馆同毒蜂有过一面之缘,这是南田洋子无意间从明诚口中挖出来的。南田洋子一向对自己很有信心,控制一个无关紧要的小人物,她还是做得到的——那个名叫朱徽茵的女孩不就是这样的吗?本来是汪曼春的死忠,不也是被她给笼络了?
  要通过明诚这条线找出毒蜂的踪迹,首先就是要让那个小心谨慎的男人相信明诚是站在他那边的、同一战线的革友人。可是依那人多疑的个性,要他相信这个“事实”还真没那么容易……在这样的关键时刻,她想要抓住毒蜂的执念已彻底占据了理智,莫说是把把那颗很重要的棋子给舍弃掉,就是死多少人她都不在乎!

  明公馆,明诚挂了电话后首先是直接撂了挑子,把明长官一个人留在书房里准备第二天开会需要用到的资料,跑到他的小少爷房里去“汇报工作进展”了。推开门时,小少爷坐在书桌前一本正经地在写卷子的模样让他不由暗笑,一走过去轻轻松松就把他卷子底下藏的杂志给翻了出来。
  “阿诚哥~”说来也怪,家里人中最常看到明台撒娇的不是大姐明镜,而是身兼管家与哥哥等职位的明诚。要说是因为长大了是个大孩子了而不愿同时常姐姐撒娇啊,那是谁都不会信的——毕竟是不会有哪家的大孩子一有心事或不开心就跑到姐姐房间去睡的。
  可是明诚就是不同的。或许是因为年龄相近的缘故,当大姐忙于保住家业的时候,当大哥忙于学业的时候,只有刚刚来到明家的阿诚是一直陪伴在这小祖宗身边的吧。明诚从小就护着他,替他背锅,给他打掩护……如果不是有明诚这样极致的宠溺,这熊孩子也不可能这么熊才是。明诚想着,却伸手将人抱在了怀里。
  “我的小少爷,大哥花心思把这个卷子弄回来,可不是为了让你给自己的小爱好打掩护的。”“唔……阿诚哥,对不起……”明台乖乖认了错,却是让明诚挑了挑眉意有所指地问:“你又闯祸了?”“哪有!”明小少爷环着他家阿诚哥的脖颈道:“我,我只不过是……对曼春姐下了手,怕大哥怪我嘛……”
  明诚稍显震惊地看了看他,“你动手了?!怎么不事先和我说一声!你以为汪曼春那个女人能比得过你在大哥心中的重量吗!你真是……”“哎呀阿诚哥~我不是不信大哥……我相信大哥既然已经决定了走这条路,必定是不会再顾念儿女私情了。”明台有些不安地搅了搅手指头,似乎有些难以启齿的模样。
  “到底怎么回事儿?你说话呀!”“我!我……我把她扔烟花间里去了,陈炳也在……”“什么?!!”

评论(2)
热度(47)

© 潞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