潞華

【诚台/靖苏】谁道殊途不同归 46

  明诚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明台,今天早上那场情难自禁的情事来得太过突兀,而大姐的到来突然却又太过准时了。当时脑子一片混乱也没顾得上想那么多,现在再回想起来却是疑点重重:大姐明明已经知道了他们俩的事,怎么还可能这么轻易且放心地让他们呆在一个上了锁的房间里;而明台那有意无意间的引诱,依他那特容易害羞的性子,实在是太反常了!
  打开房门的时候,明诚已经做好了无数的心理准备,比如明台留下了诀别信离开,比如他在做着赴死的准备……他确实没想到,他会看到一个脱得差不多了正在对他巧然嫣笑的明台。“阿诚哥~你回来了呀~”“……”明诚没有说话,而是直接走过去抱住了他的小少爷。只要他还在,一切都不重要了。
  明台任由他抱着,一言不发的样子,乖巧得不像话。他的阿诚哥呀,什么都好,智商也上了线,只是呢一碰到有关自己的问题啊,总是会胡思乱想。靠在明诚胸前的小脑袋晃了晃,嘴角露出一个狡黠的笑,阿诚哥真笨!他怎么会以为自己舍得下他呢!同样的痛苦,他绝不会让阿诚哥再承受一次,至少这一次,他希望能够陪着他走到最后,看海晏河清的大好山河!
  “咳咳。”突如其来的咳嗽声让两人像触了电一般迅速分开,明诚脸上带着三分尴尬三分坚定地看向一身旗袍艳丽而严肃的大姐,缓缓跪下。“大姐,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请您不要责怪明台。是我先爱上他,也是我千方百计引诱他的,我愿意接受任何惩罚。可是,我爱他这一点,永远也不会改变。”
  他的眼中,没有半分畏惧,也没有半分动摇,对明台全然的爱意刺痛了明镜的双眼。哎哟!看来她家这颗好好的大白菜是真的要被这头猪给拱了哟!明镜心痛地想道。得,这件事儿她是管不了了,那以后他们过日子的这事儿她总能管了吧!阿诚这孩子,从小就不知道让着明台,也不知道怎么照顾人,明台要是受了一丁点儿的委屈啊,她可绝对饶不了他!
  “阿诚,你跟我来小祠堂。明台,你就在房间里温书,哪里也不许去,听到没有?”“……是,大姐,我会乖乖的。”明台嘟了嘟嘴,给了明诚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大姐既然已经默许了他们在一起的这个事实,就应该不会对阿诚哥做什么了……只是小小地教训一下还是有可能滴~
  明诚向小少爷投去了一个安抚的眼神,大姐会如何惩罚自己这个胆敢拐带明家最宠爱的小少爷的“登徒子”,他倒是一点也不担心。他只知道,要打要骂什么的都没关系了,这辈子,他是绝不会放开小少爷的手。挺直了背脊,明诚走进了向来只有大哥大姐还有小少爷才有资格进来拜祭的小祠堂。
  “跪下。”明诚“扑通”一声跪下,眉头也没皱,只是给明家两位长辈的牌位结结实实地叩了三个响头后,又给旁侧明台母亲的画像叩了三下。明镜见状,一时间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明诚这样诚心诚意的叩头后,她再想说什么似乎也不合适了,毕竟也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品性才情什么的都是自己再清楚不过的了。
  明镜叹了口气:“阿诚,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评论(2)
热度(62)

© 潞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