潞華

【诚台/靖苏】谁道殊途不同归 44

  当明诚从那灭顶的欢愉中回过神来时,一张俊脸不可避免地黑成了包公样儿。虽有心和小少爷再来战个三百回合,但门外紧迫的敲门声却让他不得不小心翼翼地退出明台的身体。看了两眼还沉浸在高潮中的小少爷,明诚叹了口气,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变得正常些:“大姐,明台没什么事儿,就是昨天晚上喝多了,不小心受了点伤,我在给他上药呢,大姐别担心。”
  明镜一听这还了得!她最心疼的明台受了一点点伤她都心疼得不行,哪还有心思去骂他呀,连忙道:“阿诚啊,你快给我开门!你这笨手笨脚的,哪儿能照顾得好明台呀……”“姐……我没事儿……”这时,清醒过来的明小少爷发话了:“阿诚哥在巴黎的时候不是也把我照顾得好好儿的吗,姐姐就别担心了。”
  明台的嗓子因刚才的呻吟还有些嘶哑的感觉,幸好明镜一直洁身自好,没经历过那些事情,不然铁定得露馅儿。“那好吧……阿诚啊,你上药的时候轻点儿,明台他怕疼啊!”“我知道了大姐。”明诚听到门外愈来愈远的脚步声松了口气,一回头却正好对上了明台促狭的笑颜:“阿诚哥……你可真快啊~”“……”
  这真是人生的一大耻辱!明诚咬着牙恶狠狠地想道。若不是大姐突然敲门,他怎么可能就这样放过他的小少爷!“明台,我到底快不快这个问题,我们其实可以慢慢讨论……”“哎!别别别!阿诚哥~我疼~”明台撒娇道,这被大姐捉奸的感觉,他可不想再体验第二次,虽然,那的确挺舒服的……
  “阿诚哥,你现在已经是我的人了,就不能反悔啦~”明·不作死就不会死·台将脚丫子踩在了明诚半软的欲//望之上,嘴角勾起的弧度怎么看怎么有一股诱惑的味道。明诚心知这不过是小家伙在虚张声势罢,只是肌肤相亲的感觉太过美好,腿间的物什也有要抬头的迹象。“我的小少爷,看来你是不大相信我呢……”明诚抓住了他的脚踝,大拇指摩擦着他的脚背,明明什么都没有做,明台却分明地感受到了色//情的意味。
  一张小脸羞得通红,明台想要把脚抽回来,可明诚哪里会给他这个机会,直接把人都扯到了自己怀里。“我的小少爷啊……”亲吻着明台的发旋,明诚心底的温柔爱意都快要溢出来了。
  “答应我,不要私自行动,不要做危险的事,否则,我真的不敢保证自己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来……”

评论
热度(54)

© 潞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