潞華

【逃不过似水流年】番外 终

  他想,他是真的爱上苏先生了,哪怕那个人并不相信,可自己的真心永远都不会变。那朵飞流亲手送来的花,只要细想想便可知定是梅长苏的意思。可是那又能怎么样呢?还是什么也改变不了的,他愿意拼尽所有去爱的那个人不爱他,这份爱便什么也不是了。
  九安山叛乱后,曾经的靖王殿下果然一路坦途。在他登上东宫之位的那天,列战英亲眼看着现今大梁最尊贵的太子殿下在靖王府的后墙站了整整一个晚上,他可以说是跟随萧景琰最久的亲兵了,如今这两个人的事,他看得倒也清楚。苏先生再好,终究是个男人,更毋论他还不一定喜欢殿下。慧极必伤,情深不寿,或许正是这两人最真实的写照吧。
  当上了太子,入住东宫,萧景琰没了时间也没了便利前往苏宅,自然也不知道那条密道已在某一刻悄然被封了个彻底。所以当某个夜晚,他终于是按耐不住,丢下一大堆还未批阅的奏折前去了靖王府。本是想着苏先生既不愿暴露自己与他的真实关系,又不愿亲近他,那么自己还是可以通过那条密道去找他的,就像往常一样,或许……或许自己还能悄悄看看苏先生的睡颜……
  打开门,面对那冰冷的砖墙时,萧景琰已经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了。生气吗?呵,他有什么资格生气?梅长苏那样的人,他是注定看不懂了,自己说爱他又如何?终究是没有资格,都不曾了解,又怎敢说爱?
  可是……可是……背靠着冰冷的砖墙,当今的太子殿下静默地流下泪来。他不甘心啊!他和梅长苏之间的关系,从来都是自己进一步,他就退两步;自己若是再想靠近,他必定会竖起全身的尖刺,伤了他不说,也伤了自己——他从来就没打算过给自己一个了解他的机会!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只有他?所有人都可以,为什么只有他不可以了解梅长苏!凭什么?!
  狠狠地捶着墙壁,直至鲜血淋漓,不放心自家殿下的战英发现了他的自残行为,匆匆拦住他:“殿下!您别这样!苏先生不会希望看到您这样的!”“他希望?他希望我是个什么样的?他只希望我能离他远远的!哪里还会关心我的死活!”梅长苏算无遗策,难道就算不到萧景琰一生只会爱他一人吗!
  “殿下,话不能这么说……”战英叹了口气,先是小心翼翼地挡在了萧景琰与墙壁之间。“殿下,您是不知道,有哪一次您遇上了什么事,苏先生必定是尽心竭力地谋划。他的身体本就不好,虽然属下并未能从苏宅人口中打探到苏先生的身体状况,可是大致也能够猜得到……这位麒麟才子,怕是不能享常人之寿……”
  萧景琰一下子瞪大了那双鹿眼,眼中的难过和惊恐都快要溢出来般。“你……你说什么……”原来如此吗?原来如此吗!梅长苏他,是因为不能长久陪在自己身边,所以才如此绝情的吗?他不敢细想,怕又是自己妄想了,最后不过一场空。只是他的身体……
  于是乎当今的太子殿下再一次做了一件令他自己不齿的事——翻墙!没有了密道,可靖王府的后墙还是与苏宅的后墙靠在一起的,他可不愿再绕那么远的路才能见到他。长苏,你不愿意让我知道的,究竟是什么呢……

  阻止了飞流吵醒梅长苏的举动,哄了许久才将这黏人的小护卫哄去睡觉了,可是这个时候,梅长苏已经醒了。两人坐在房里相对无言,梅长苏慢悠悠地沏了杯热茶,却给萧景琰盛了一杯白水。“殿下深夜造访,不知何意?”知道萧景琰估计是还未组织好语言,干脆还是由自己开口的好。梅长苏这样想道。
  “先生,我说爱你,不是谎言。”萧景琰忽然端正了面部表情道。梅长苏心中一惊,可还没等他说出什么话来,整个人却已经被萧景琰搂在了怀里。太过熟悉的温度和气息,十三年如一梦,他宁愿经年不醒。“长苏,我不会骗你,所以也请你至少对我坦白一件事。”萧景琰说着,一个轻吻落在了梅长苏的鬓角,“你爱不爱我不重要……你告诉我,你还能活多久?”
  可以感觉到怀中人一瞬间的僵硬,眼眶中的泪便再也忍不住了。太子殿下哭得一抽一抽的,却是无论如何都不愿放开手,梅长苏无奈,也是心疼得紧,下意识便回应了他这个几近绝望的拥抱。“景琰,别怕……”他在心底这样说道,梅长苏不是林殊,他是没有资格光明正大说出这句话的。“长苏……长苏……”
  萧景琰呜咽着,带着近似绝望的恐惧吻住了怀中人。他爱梅长苏这个人,爱他的灵魂,爱他的一切。可是自己发现得太晚了,他应该早些爱上他的,这样的话,梅长苏也不必如此殚心竭力为自己筹谋,直至耗尽自己为数不多的寿数……“我爱你……”不管发生了什么,我总归是会爱上你的。
  那一夜过后,苏宅的人突然发现太子殿下的殷勤不减,只是从不摆到明面上吧,只是主要体现在格外听话这一点上。梅长苏说让他大婚,他便大婚;梅长苏让他着手监国,他便整夜整夜地熬,以求把每一件事都做好……梅长苏坐在廊下,微笑地看那个人专心地为自己制作着一个个的小玩意儿,岁月静好,不过如此。

  他从不曾怀疑景琰的意志,所以他才这般放心地在翻了赤焰旧案后服下冰续丹前往北境抗敌。那封秘密的手书会在他身死的那一天送到当今太子……不,那个时候该是皇上了的手中了。景琰,好好的,如果有下辈子,我一定会遵守我们之间的约定,不管是林殊的,还是梅长苏的……此生一诺,来世必鉴!
  元佑六年,梁靖帝登基,皇长子出世。同年,大渝军队大败,主帅梅长苏卒于沙场,享年三十。






  (什么,你以为这样就完了?太天真了亲~)
 
  世间相传一法,寻三生石,定三世缘,实际上不过是一种阴毒咒术,将两个人的灵魂生生世世绑定在一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萧景琰不怕死,只要能找到他所爱之人,他不惧死亡,更不惧天谴。他私自绑定了梅长苏的灵魂,努力还大梁一个海晏河清的天下,早年生华发,耗尽了心力。他终于可以去找他了……

  “明台,他叫明诚,以后他也是你的哥哥了。”怯生生的孩童从少年腿后探出了小小的脑袋,还有一声微不可闻的:“阿诚哥……”“你好,我的……小少爷……”

评论(14)
热度(54)

© 潞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