潞華

【逃不过似水流年】番外 下

  “日后,便再也没有人能阻止景琰登顶了。”九安山叛乱后,梅长苏说了这样一句话。“苏哥哥,不难过。”他是笑着的,可飞流却感觉得到他的苏哥哥一定是在哭。梅长苏抚了抚少年软软的发,温柔浅笑:“苏哥哥没有哭……苏哥哥是在为水牛高兴。”

  这个至尊之位,终于是落入了景琰手中,再没有人能阻挡他的道路。自己,也不行。微阖了眼,积压了几日的疲惫仿佛瞬间都涌了上来,身子动弹不得,无奈之下只能吩咐飞流扶他回去,还惹得甄平他们大惊小怪了一番。“我真的没事……”梅长苏浅笑道。

  他总是这般任性,可也总有人看不得他这副模样。一切尘埃落定后已然夜深,萧景琰见梅长苏房内没了灯火,想必是已经睡了,于是特意吩咐了不要惊扰他。本是想着第二天再去找苏先生好好谈谈的——毕竟梅长苏露出的破绽太多了,他答应不去探究他的秘密,可是作为一个恋慕苏先生的人,他又怎么能忍得住不去探听一二呢?只是有谁会想得到,一只茹毛饮血的怪兽竟会吸引去了苏先生的全部心神……

  那只怪兽本是在金陵城外的山上活动的,可也不知怎么了就跑到了九安山,还让戚猛给抓住了,跑到靖王面前邀功。梅长苏正好也在,忽的便对那怪兽产生了兴趣,说是想要去看看。萧景琰何尝不知他是在找个理由避开自己,毕竟刚刚他的做法确实是有些过了。因为喜欢,难道便可以强迫于他吗?这样的行为,令他自己都觉得有些不齿——在戚猛冲进来之前,战英守在门外,而自己,却是将苏先生牢牢地抱在怀里……

  趁机挣脱了束缚的梅长苏确实是对那个所谓的怪物十分感兴趣的,于是那一眼,便注定了他会认出那个人的症状——火寒之毒!那一眼,让他全身发冷,无力地颤抖了起来。火寒之毒形成的条件太过苛刻,大火焚烧与梅岭的雪蚧虫,所以这个人……这个人必定是当年的赤焰军旗下的一员!至于他是谁……

  强硬地带走了那个人,萧景琰在一旁看着梅长苏少有的情绪波动,心底好似破了一个大洞,只有一个名为梅长苏的人可以堵得住。那个怪物其实是一个人?他和苏先生认识?他们……究竟是什么关系?

  不得不说,喜欢上梅长苏后,本来就不怎么聪明的大水牛更加愚蠢了,也更加多心了——通俗点来说就是谁的醋都吃!一口一个“兄长”的霓凰郡主,整天一副“苏先生说什么都对”的蒙大统领,甚至还有那个女扮男装守在梅长苏营帐外的宫羽姑娘和那个贴身保护梅长苏的小护卫飞流……这么一看来,他还真是遍地都是情敌啊。偏偏他人又蠢……

  “水牛,不开心。”是夜,梅长苏安顿好了聂锋,并请求静姨为他诊了脉,稍作休息的时候,一旁的飞流却突然冒出了这样的话……梅长苏愣了好一会儿,随后苦笑道:“他呀,就是喜欢胡思乱想……”剩下的话他已经说不出口了,以他的头脑自然是知道那头蠢牛又脑补了什么的。可是景琰啊,梅长苏是个没有过去和未来的人,他不值得你付出那颗真心的……

  长叹一口气,终归还是对萧景琰狠不下心肠。“飞流,去替苏哥哥摘两朵花给水牛送去吧。”


  (sorry用了一句小哥的话,可是我是真心觉得梅长苏这个人,他确实是没有过去的,而必死的他,自然也不会有未来……)


评论(6)
热度(44)

© 潞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