潞華

【逃不过似水流年】番外 上

  很多人反应了看不过瘾,所以来个番外。

  “咳咳……殿下,刚刚说了什么?”梅长苏被裹在厚厚的狐裘中,面颊因剧烈的咳喘微微浮现了一抹薄红,真可谓是面若桃花,秀色可餐——至少在靖王殿下眼中,大病初愈的梅长苏总算带了些许凡尘的气息,而自己那点小心思,估计早在梅长苏眼中显露无余了吧。那么今日,他便干脆地开诚布公,将一切不可言说的,都同他解释好了。

  “我说,我心悦先生。”“……”这头倔牛什么时候学得这般油嘴滑舌了!以为披着一层梅长苏的皮就能对他狠下心肠的林家小殊腾地红了面皮,一时间竟无言以对。他要说什么?他能说什么?难不成说:作为十三年前的挚友,你不能喜欢我?开什么玩笑!当初不愿告知自己的身份就是为了以防万一这一天的出现——虽然他知道,萧景琰对林殊的情感太复杂,可绝不会是爱情!

  梅长苏叹了口气,紧了紧身上的狐裘道:“殿下今日还是先请回吧。”现在的萧景琰,估计他说什么也是听不进去的,还不如先让他回去冷静两天,说不定哪天他就突然发现,这份突如其来的情感不过就是一个错觉罢了,不值一提……

  谁料这一次,那头蠢笨的大水牛竟似开了窍般,睁着一双大而明亮的鹿眼看他,任他说什么都当听不到,就是打定主意要赖在苏宅了。无奈之下,梅长苏偷偷吩咐飞流去找了蒙挚过来,希望他能帮忙劝劝景琰。可惜他似乎是被萧景琰突如其来的表白给糊住了脑子,导致他忘记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蒙挚他那令人捉急的智商,不是只有可能越劝越糟糕吗?

  “先生,你冷不冷?”“……”“先生,你饿不饿?”“……”“先生……”“闭嘴!”梅长苏低喝了一声,却只换回萧景琰愈发无辜的眼神。“……”他是真的要拿这头倔牛没办法了吗?没想到自己人生中的前十七年从未在这头倔牛处吃过瘪,现在作为梅长苏的自己却永远都拿他没办法。果然是天道轮回,报应不爽吗?

  唉,他又叹了口,“殿下,您该回去了,别忘了,现在还不是我们可以来往过密的时候。”“那是不是到了那个时候,我便能天天来苏府看望先生了?”“……”论一句话把人噎死的可能性,竹马智商永远不在线上该如何解决,在线等,急!

  梅长苏动了动因血液循环不畅而有些酸痛的双腿。刚一动作,萧景琰竟直接将手伸进了狐裘中,抚上了梅长苏的腿部。他差点儿没惊得跳了起来,骨子里属于林殊的那一部分恶劣因子似乎在这一刻全都鲜活了起来。“殿下!”“先生毋须紧张。”萧景琰咧嘴笑了笑,手上的动作有些生涩,“请先生不要见怪,我是个粗人,力气难免大了些,若是先生觉得不舒服便尽管说。”

  说罢,一双带了薄茧的大手轻柔地在他腿上动作了起来,动作轻柔得好像是几天没吃过饭一样。对于萧景琰的气力,曾经享受过靖王殿下这样服侍的梅长苏恐怕是最清楚不过了,他这般的小心翼翼,正正说明了他对梅长苏的珍视。

  萧景琰他,是真的喜欢上了梅长苏啊……

评论(3)
热度(64)

© 潞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