潞華

【诚台/靖苏】谁道殊途不同归 29

  看着那张酷似蔺晨的胖脸上流露出生无可恋的神情,明家小少爷才总算是出了一口恶气——谁让他竟然敢唆使阿诚哥联合起来欺瞒自己的,活该!

  明台在心底偷笑了两声,在明楼身边坐下。“大哥,我最近可没犯什么错哦,你不会又想骂人吧?”那一副“你要是敢骂我我就告诉大姐去”的表情,他哪儿还敢骂呀,不把他当祖宗捧着都算他还有理智了。在南田面前说的那句“我在明家还是能说了算的”,根本就是一句屁话嘛!

  “你啊……”明楼无奈地叹了口气,仔细地将小少爷的头发都捋顺了,还凹了一个特别帅气的发型。“既然现在已经知道了,那以后就给我乖一点,别总是让我给你收拾烂摊子。”“啊?大哥有给我收拾烂摊子过吗?你明明是一直在骂我好不好。”明台“小声”地嘟囔道,完全没有考虑过听了后满脑门子的黑线的大哥的感受。

  “我没给你收拾过烂摊子?那你也别老麻烦人阿诚啊!”“阿诚哥是我的人,我们之间的小情趣,大哥不懂。”“……”亲耳听到自家弟弟承认和一个男人之间的JQ是一个什么样感受?而且那个男人还是自己引进家门,自己一把手教育出来的,对自己的工作助益良多的助手!他能怎么办?在线等,急!

  明楼默默咽下一口老血,“那大姐怎么办?”“大姐会理解我们的。更何况,大哥莫不是以为大姐什么都不知道?”woc!这敢情是就他一个人被耍得团团转?操着个老妈子的心,还被大家都蒙在鼓里?“大姐什么时候……她……”明楼缓了缓情绪转移话题道,胞姐是个坚强的女人,可她也是带着些传统思想的,这社会尚且不能接受两个男人的恋情,她又怎么会……

  明台装模作样地叹了一口气,拍了拍明楼的手臂道:“大哥就是对大姐太没信心了。我们的大姐呢,她是这个世界上最爱我们、最想要我们幸福的人了。其实若不是汪家还有汪曼春投靠了日本人那边,你们再努力个两年,大姐就会同意了的。”明楼的眼神有些悲伤,他似乎是不打算在小弟面前再作伪装了。

  现在再说这些又还能有什么用?早就回不去了,他和汪曼春,本就是不可能的。“罢了,不说这个了。”明楼整理了一下情绪,不过一秒又恢复了明家大哥的风范,好似刚才那个脆弱的人压根儿就没有存在过一般。“记住了,我们之间没有直线关系,所以日后你若是需要什么东西,可不能去骚扰你阿诚哥,要自己动手,知道了吗?”“是~”

  嬉笑着应了,小少爷打了个呵欠:“大哥,我快困死了~”“真是……得了,快睡觉去吧,免得明天有了黑眼圈大姐又得骂我。”仿佛得了赦令一般,话音刚落,明台便“噌”地便跑到了门边。就要开门出去时,身后忽然传来一句话:“最后一个问题,你和阿诚,做了吗?”“……”


评论(6)
热度(62)

© 潞華 | Powered by LOFTER